契约娇妻之总裁蜜宠免费在线结局完本阅读

契约娇妻之总裁蜜宠

时间:作者:半醉不醒来源:QR

契约娇妻之总裁蜜宠离舞秦思瀚免费在线结局契约娇妻之总裁蜜宠完本阅读作者半醉不醒写的总裁小说在线阅读:唯一的亲人在去世前,将离舞交托给她深爱多年的男人。然而所谓的婚书,更像两不相关的契约。“不是说我们假结婚安慰爷爷,你跟我妹妹好好过行吗?”秦思瀚不由分说地抱紧她,把结婚证上两个人的名字放到她眼前:“老婆,你的名字都在上面了,还想跑?”...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契约娇妻之总裁蜜宠》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八章 娱乐头条

自从那天秦思瀚听过秦老爷子的话就无声的出去之后,已经过了两个星期。而离舞也已经从学校毕业,现在在瀚天公司上班。

瀚天公司是A市有名的一家服装公司,内里有很多高级服装,当然也不乏有许多设计师。

离舞一开始以为叶琴和董启航他们三个会因为毕业而分开,但没想到三个人竟然都能在瀚天公司上班,至于其中的原因,离舞不想深究。

对于还能在一起,她已经很开心了。

现在在公司里,董启航到了人力资源部门,而她和叶琴则到了设计部门。

两个星期都没见到秦思瀚,虽然这两个星期离舞都在公司,本以为最起码能远远的见一面,却没想到不是这样的。

“喂,喂,回神了,吃饭发什么呆。”这两个星期离舞也不知道怎么了,现在吃饭时候都能发呆,也不怕把饭吃到鼻子里去。

离舞回神,低头用筷子戳着饭,时不时的夹一两粒,“没事,我就是想一下事情。”

“唉,你听说了吗?”邻座的两位同事说话,离舞支起耳朵听着,一看就是八卦的开头。

“什么事情啊?”

“就是我们Boss和神秘美女的事情。”

“哦哦,他们两啊,我知道啊,不就是老板不顾公务,两个星期都陪美人去游玩吗!”

“对对,就是这件事,真是不爱江山爱美人啊!”

“你瞎说什么呢,给别人听到怎么办,你不知道主管明令禁止私下不许讨论老板啊。”

“啊啊,对,我没说我没说。”

剩下的离舞没继续去听,她想还不如一开始就不听,听了之后自己更没心情吃饭了。

她就说怎么这么长时间没看见秦思瀚,原来是去陪美人了,怪不得。

吃完饭之后,又要继续工作。路过杂志架,离舞拿了一份当天的报纸准备拿回去看。

坐在位置上,揉了揉眼睛,离舞深呼了一口气,才拿出报纸。

一行加大加粗的字在报纸开头,[瀚天公司总裁夜陪神秘美女进出酒店],至于美女则带着一顶很大的帽子,脸上也带了墨镜和口罩,将面部遮的严严实实。

就算别人认不出是谁,离舞却清楚的知道这是谁。

可不就是离月吗!

放下报纸,离舞仰头靠在椅背上,只觉得心里闷闷的。

马上就要结婚了,而他却去和离月游玩,估计是要让自己知道即便将要结婚,他也不会在意的。

唉,这有什么办法呢,离舞摇摇头,开始埋头工作。

一天的工作下来让她感觉身心俱疲,还好明天是星期天,可以休息一天。

“琴子,明天陪我一起选婚纱吧。”

结婚总是要拍婚纱照的,就算秦思瀚再怎么不愿,秦老爷子也逼着他拍。

至于期间选婚纱的事情,离舞相信自己就算打电话告诉秦思瀚,他也不会理睬自己的。

拿着遥控器,无聊的一个个调频道。

手机那边没有声音,等了好半天才回话,叶琴独有的大嗓门,“你要结婚了?和谁啊?”

离舞不想说话,心情不好,“琴子,明天我再和你说吧,现在我想睡觉了。行吗?”

叶琴估计也听出她的语气,说了声再见和几句安慰话便挂了电话。

躺在沙发上,离舞突然怀疑和秦思瀚结婚是不是正确的。可是她喜欢他,暗恋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个接近他的机会,她不想那么轻易地放弃。还没试过,怎么知道不行。

B市五星级酒店

离月穿着白色浴袍,衣襟半解,半靠在床上,等着在浴室淋浴的人出来。

她知道秦思瀚快要结婚了,而且是和离舞结婚,但没关系,只要他的心在自己这里就没事。

哪怕还有一个月就结婚了,秦思瀚还是陪着自己到处游玩,而不是与离舞那个小丫头去试什么所谓的婚纱。

浴室水声停住,离月眼神温柔的看着出来的人。

头发还在滴水,浴袍露出大片胸膛,在灯光的照耀下竟然发着光。一手拿着毛巾揉着头发,秦思瀚发现床上的女人在看着自己发呆。

“怎么了?”

“哦哦,没什么。”离月下床,将毛巾拿过,帮他擦头发。

离月就着灯光凝视闭着双眼的人,面容英俊,是女人心目中的梦中情人,可没想到他会喜欢自己。

尽管秦思瀚说他最爱自己,离月还是觉得心慌,总觉得自己快要失去他了。

俯身抱住秦思瀚,听着他心跳的声音,“瀚哥哥,你不会不要我吧!”

大手拍了拍了她的脑袋,头顶上是独属于他低沉并富有磁性的声音,“傻瓜,怎么会,我不会丢下你的。乖!”

秦思瀚也不知道这几天怎么了,自从知道离舞独自一个人去试婚纱后,脑子里就成了一团浆糊。

虽然现在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但是他总是会时不时的发呆,想必离月已经发现了吧,不然怎么会说出自己会不会不要她这种话。

秦思瀚加大抱着离月的力度,将脑子里的事情抛去,不管怎样,离舞终究是长辈们硬塞给他的。

再说他一点也不喜欢离舞,他最喜欢的是离月这个女人,而现在她就在自己的怀里。

星期天的街上总是热闹的,来来往往的人,形形色色。

离舞和叶琴两人从早上就开始逛街,一边吃一边逛,准备下午才去试婚纱。

对于她结婚的事情,离舞并没有告诉叶琴,而叶琴或许知道她心情不好,也没有问。

两个人就这样相互不提的情况下,来到婚纱店。

“小舞,这是A市有名的婚纱店,里面一件婚纱就够我好几个月的工资,你确定你要到这试?”叶琴拉住要走进去的离舞,不敢相信要到这里去,但是里面的婚纱真的好贵,虽然很漂亮。

离舞没有回答,只是拽着叶琴,用行动回答了她的问题。

“您好,欢迎光临!”

离舞从包里8掏出了一张VIP卡给店员,随即便去试婚纱了。

叶琴自从进入婚纱店便一副震惊的样子,看见离舞拿出金卡,然后很认真的朝自己身上比划婚纱,她就觉得一个脑袋两个大。

“你觉得这怎么样?”

叶琴看着面前样式精致,质地柔软的婚纱,呆呆的回了一句,“很漂亮。”

离舞笑了笑,又去看其他的婚纱。

叶琴想来想去只有那种可能,跑过去按住正在东看西看的人,表情严肃的说,“小舞,告诉我,你是不是被金主包养了……”说完,还一脸“你要是告诉我我猜的是真的我就去死”的表情。

离舞噗嗤一声笑了,用手敲了敲叶琴额头,笑道,“你是不是傻了,没有,我怎么会被包养。”

叶琴一脸不相信,如果没被包养,那个金卡怎么回事,叶琴瞄了一眼店员。

“哦哦,金卡啊,我找董启航借的。”启航也有,但是这一张却是秦爷爷给的,这样说应该没关系吧,叶琴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对了,待会还要和启航说一下。

试了半天婚纱,实在累的不行,最后用随便点的办法在几件都喜欢的婚纱里选了一件算完事。

 

第九章 结婚

转眼间,明天就是离舞结婚的日子了。

婚礼会办的很简单,只邀请了家人,离舞并没有请朋友来,因为她觉得这场婚礼并不是她想要的。

再加上还没有告诉叶琴她的身份,她怎么能直接让叶琴参加她的婚礼,而且是这样的婚礼。

婚礼前一天就要开始准备,秦爷爷告诉她只要乖乖的待在家里就行了。

想着明天就要结婚了,离舞觉得内心既激动又不安,也不知道那个说一定不办婚礼的秦思瀚会怎么做。

第二天早上离舞很早的便被化妆师喊起来,真的是很早,离舞一边闭着眼睛一边让化妆师化妆。

就算离舞知道那个男人性格强硬,而且说一不二,但是她还是希望他能在婚礼的当天来接她。

可是当听见管家来的消息时,她还是失望了。

坐在大床上,离舞甚至不想结婚了,但是想起秦爷爷那边肯定很乱,她不能再乱,只能硬着头皮忍着心痛自己一个人坐婚车去了秦爷爷家。

按照平常一样,自己一个人完成婚礼。

拿着捧花,离舞深吸一口气,握了握拳,姿态优雅的走下车,她希望自己不会被人打倒,不会给离月看笑话。

这是她一个人的婚礼。

这是她今天一天都在想的事情。

离舞躺在新婚床上,她是真没想到秦思瀚是这么绝,竟然真的一直都没有出现。

“咯喳”

是门锁响的声音。

离舞慢慢坐起来,开门出去一看,是秦思瀚。

她抱臂靠在客厅墙边,看着来人脱鞋,然后走到冰箱拿出一罐啤酒。

“怎么,我不能回来?”秦思瀚喝了一口酒,斜眼看向满脸都是“你不应该回来”表情的女人。

“呵呵……”

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离舞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回了房间。

“喂,怎么,今天才第一天就受不了了?”

离舞停下脚步,看了看门上的大红喜字,心里突然像被针扎了一下,泪水在眼里积聚。

离舞忍住泪意,才转身看向那个正挂着讽刺微笑的人,“没有啊,我只是累了。”

不想再看那个人脸上什么表情,离舞转身便进了房间,将自己扔进柔软的大床里。

秦思瀚拿着啤酒站在外面盯了半天的门,半晌才皱了皱眉,暗道自己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

今天本来自己就不想去,再加上离月有些轻微哮喘,他又要照顾她,所以刚好不用去参加这本来就是他的婚礼。

晚上看离月好多了,他才想起今晚是他的新婚之夜,不过他并没有想过这种事情。只是觉得应该回来看看,或者说减少自己的愧疚心。

但是貌似刚才他又说了不好听的话。

秦思瀚表情焦躁的挠了挠头发,他就说这婚本不应该举办,就办个结婚证多好,也省事。

第二天早上

离舞起来后,便看见那个不应该在这的人正在桌边吃早餐。

揉了揉眼睛,离舞转身上楼洗漱才又下楼去。

秦思瀚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你吃完,我们去登记,老头子非要看到结婚证。”话是对离舞说的,视线却不偏移。

他给不了她想要的,但是他可以给她一个结婚证,再多的他想给也给不了,毕竟他爱的是离月。

离舞将小笼包塞进嘴里,才看了男人一眼。

她没有说什么,如果说要她矫情的说一句你不爱我所以我不**,那她宁愿矫情。

强扭的瓜不甜,勉强的婚姻不幸福,这些道理她都懂,可是她相信日久生情,就算秦思瀚现在不喜欢她又怎样,她会让他爱上她的。

“嗯嗯。”看见那个男人朝自己看了一眼,离舞点头应了声,然后又面无表情的吃着早餐,只是嘴角的弧度止也止不住。

好心情顺带着让离舞胃口大增,早餐原本只能喝一碗粥和两个包子,今早竟然喝了两碗粥外加三个包子,简直是让离舞大吃一惊。

忽略管家和秦思瀚惊讶的表情,离舞淡定的擦了擦嘴,优雅的离开餐桌,优雅的上楼拿证件。

一路无话,秦思瀚开他的车,离舞看着她的风景,直到到民政局他们才视线相对一次,又飞快偏离。

“来,两人离近一点,笑一下,干嘛这么紧张。”

“好了,恭喜两位!”

拿着红本子,离舞看向秦思瀚。

“好了,我还有事,我先走了,你自己想办法回家吧!”走的飞快,来不及回头看一眼,跑的过程中还频频看着手机。

离舞顿时觉得就跟吃了中药一样,满嘴酸涩。

回身走进民政局,又将一开始和他的照片存入了手机中,做成了屏保。看着照片上尴尬甚至还有一丝不好意思的男人,离舞微微笑了笑。

 

第十章 刁难与误会

既然婚礼上秦思瀚都没有来,更不用说婚礼之后本该拥有的蜜月。

当然离舞没有想过度蜜月这回事,他们两人之间还没有到那一步,她自认为秦思瀚也根本没想过这回事。

所以婚礼第二天该工作的还是要工作。

仰头看着很高的建筑,离舞叹了口气,抬起脚步走进公司。

公司还是如往常一样运行着,离舞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工作。

“小舞,你这几天到哪去了?”叶琴坐着椅子移到离舞身边,自从那次在学校请假之后,她越发的看不懂离舞,甚至还觉得她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在变淡。

“没有,家里有事,别担心。”离舞朝着叶琴笑了一下,“去工作吧,下班之后再聊。”

“哦哦。”是家里有事吗?叶琴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回去继续画设计图。

中午所有人都去吃饭了,离舞不想吃饭,便让叶琴自己去餐厅。

“叩叩……”

敲门的声音让离舞回过神,“请进。”摆好姿态,回头看向来人。

看见是董启航,离舞又坐回了位置上,整个身体都懒洋洋的。

“是你啊,你怎么来了?”离舞转个身面对来人,眼睛半眯不眯。

“小离,你这几天到哪去了,我问了叶琴,她也不知道。”

董启航坐在离舞对面,眼神里暗含着温柔。

两人从小在一起玩,虽然离舞长大后便被家人接走,但两人还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再说他从小就喜欢她。也知道她什么性格,现在默不作声,什么也不说,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场面顿时安静了几秒,董启航才看见离舞睁开眼,认真的看向自己,“启航,我结婚了。”

结婚了?

“你结婚了?”

不会的,他还没告白,为什么就结婚了,离舞为什么不再等一等他。

“哦哦,结婚啊,恭喜恭喜。”董启航勉强撑起笑容,对着离舞说恭喜。

“你不高兴吗?我结婚了唉,这是件喜事啊!”离舞感觉有点不对,为什么自己说结婚了,对面的人反而有点不开心。

董启航一下子站了起来,身体有点不稳,嗓音提高了几个分贝,“你……”

又突然意识到这里是公司,面带苦笑说道,“你难道不知道我……我……”

离舞摸了摸鼻子,还要问董启航说什么,后者就突然疾步走出了办公室。

叶琴听见人出来的声音,无声的躲进拐弯处,看着董启航脚步踉跄的走向电梯。

董启航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明明自己从小就开始喜欢离舞,甚至还想象着他们两将来可以在一起生两个孩子,然后过着你侬我侬的日子。

可是现在都不会有了,再也不会有了。

叶琴在董启航进入电梯之后跟着进入,看着这个满眼悲伤的男人,她也跟着心疼。

“启航哥,”叶琴抓住男人的衣袖,担心的问,“你没事吧!”

怎么会没事,她知道的,董启航喜欢离舞,而继续却在前几天结婚了,而最悲伤的是她喜欢董启航。

就像是肥皂剧一样,她喜欢着他,而他却喜欢着别人。

她也想不通离舞为什么没有告诉她她已经结婚了,是不是真的像自己想的一样,她们两之间的关系在慢慢变淡。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掩盖情绪,“没事的,叶琴,我还有事。”刚好电梯门开了,董启航大步走了出去。

怕男人出了什么意外,叶琴也开着车跟了出去。

初见时,她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甚至连化妆都不会的小丫头,跟在离舞身后感觉特别自卑,每次看到董启航时,她都会红着一张脸。

就算每次出去都是她跟在身后看着离舞和董启航两个人聊天,她也心甘情愿。

谁让她喜欢董启航呢!

所以她开始学习化妆,改变穿衣风格,只是为了这个男人能看她一眼。或许他不会注意自己,但她希望他看见自己的时候,自己是在最好的时刻呈现在他面前。

看着男人买醉,一个劲的喝着度数很高的酒,嘴里还念叨着小离两个字。

叶琴突然觉得自己其实是嫉妒离舞的,可是她不能这样,离舞对她很好。

对于酒后乱性,叶琴无悔,只是在董启航抱着她的时候喊着离舞的名字,让她心揪着疼。

启航,离舞不爱你,而我爱你。

叶琴在男人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离舞直到晚上加班后都没有看见叶琴,打电话也不接,发短信也不回,估计是有事,她也就不再继续了。

收拾收拾东西,离舞拿着车钥匙离开办公室。

高跟鞋落地的声音很响,似踩在离舞的心里,一踏一个窝。

站在车门前,离舞回过头便看见穿着一身旗袍,披着大衣的离月优雅的向自己走来。

“怎么,又要说什么。”离舞干脆关了车门,回身面对离月。

离月只是带着嘲讽的笑容看着她,“你以为结婚就行了吗?哼……结婚只有你一个人感觉怎么样?瀚哥哥那天可是和我在一起。”

用手指绕着发尾,离月挑衅的看着离舞。

离舞无声的笑了下,为什么离月老是找她麻烦,难道她看着很闲吗,有时间在这和她吵,还不如回家睡觉。

转身开车门,离舞没有理她,准备上车回家。

离月一下子抓住离舞,“怎么,恼羞成怒了?不理我?我看你是嫉妒吧!”看吧,她就是这么厉害,能让离舞气成这样,她也是很厉害的。

离舞真的想不到这个女人竟然变得这么无赖,胳膊一使劲,便将抓着自己胳膊的手给甩了开。

“你干什么?”

愤怒的吼声在不远处传来,顺带而来的还有向这边跑来的脚步声。

秦思瀚只是让离月等自己一下,他上去拿一下车钥匙,下来便看见离舞将离月推向地面。

离舞回头便看见倒在地上的离月,皱着眉揉了揉额角。真没想到会这么碰巧。

“呼……呼……”离月也没想到倒在地上后她的哮喘会犯,但这时候刚好可以陷害离舞,“瀚……呼……哥哥……”

“乖,别说话。”秦思瀚赶紧将包打开,从中拿出哮喘气雾剂,让离月止喘。

离舞在旁边无措的站着,她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只是用力过猛导致离月摔在地上,她不是有意的。

“思瀚,我……”

秦思瀚抱着恢复点的离月,看也没有看离舞一眼,便绕过她走了过去,临走前还说了一句,“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欺负她。”

离舞就这样站在原地,等到冷风吹过,小腿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才开车回家。

从来不知道自己会被如此冤枉,她甚至不知道离月会有这个病,再说她的劲也不大,能让离月发病,这纯属意外。

不过要不要解释呢?

车子拐了个弯,继续朝前行驶,一路上车子来来往往的,让离舞倍加心烦。

还是回家发个信息吧,有权利让他知道是他误会自己了。

离月端着酒杯,冷战的看着离舞发来澄清误会的信息,随手将它删除。

她的目的就是要让秦思瀚误会,怎么会给离舞机会去澄清呢,哼哼,离舞,想跟她逗,再长几年吧!

将剩下的红酒喝完,离月才回到房间睡觉。

 

第十一章 秦老爷子

自从秦思瀚在婚礼上一天也没露面,秦老爷子便没有理过自己这个孙子,甚至有时候都不出门。

你要问为什么?因为秦老爷子怕走出门,见到那些老朋友,然后他们就会问你孙子呢?

然后秦老爷子会无休止的责怪自己,然后愧对将离舞托付给他的好友离老爷子。

现在秦老爷子也不管秦思瀚,他生怕如果再气,他自己会中风。

感觉好长一段时间没见离丫头了,秦老爷子坐在院子里,吧嗒着茶水。

“丫头,你来看看我这老头啊?”秦老爷子对着电话那头的离舞装可怜,生怕那个丫头因为自家那个混小子再也不喜欢他这个老头了。

“嗯嗯,行。爷爷,我晚上去,刚好给你做山药玉米排骨汤。”离舞笑呵呵的回答道,本来她就打算去秦老爷子家,只不过让爷爷先一步打了电话给她。

秦老爷子疼她,离舞是知道的,不会因为秦思瀚的原因就远离了那个也算是从小待自己长大的老人。

早早地便下了班,离舞从超市里买了一箱纯牛奶,虽然知道秦老爷子家不缺这个,但这个是她的心意。

再说秦老爷子也喜欢喝纯牛奶,当然也喜欢离舞煮的山药玉米排骨汤。

在爷爷还在世的时候,两位老人就像孩子一样经常缠着她做汤。

离舞拎着牛奶下车,走向在门口站着等自己的老人。

“爷爷……”拥抱了一下老人,“在这等我干什么。”话语带着点责备,自己会来,不需要在这站着。

“没事,爷爷没事。”秦老爷子顺着离舞,然后走向客厅。

“那爷爷在这坐一会,我去煮汤啊!”离舞放下包和牛奶,就围上围裙走到后厨煮汤。

玉米香甜,山药软糯,排骨炖的烂熟,而且入口即化,她还加进去少许番茄丁和香菇提味。

另外还要将葱给挑去,因为秦老爷子不吃葱。

等到所有步骤都弄完后,就过了将近两个小时,端着汤出来,离舞便看见自己的丈夫秦思瀚也坐在桌边。

秦老爷子在旁边默不作声,只是脸色明显看着不对,看见她过来,勉强的笑了一下。

离舞没有说什么,只是将汤放在桌子中间,褪下手套,盛了碗汤给秦老爷子,“爷爷,这是你喜欢喝的汤,没有葱哦!”

看了看秦思瀚,离舞又站起身盛了碗递给他,“喝汤吧!”语气生硬,但却面带微笑。

离舞坐下来后,边吃边想。她该想到秦老爷子会把秦思瀚给叫过来,而对面那个男人不会以为是她的主意吧!

再抬头看了看他的脸色,明显就是这样的,唉,算了,误会就误会,他们之间的误会还少吗!

“你们两个晚上就在这睡吧,不要回家了,天色这么晚,回家也不安全。”秦老爷子望了望外面,已经夜色黑沉,不宜出行。

好吧,秦老爷子承认,这是他的计划,先让离舞过来,再以如果你不来你就永远别来的理由让自己这孙子也回来。

然后让两人别回家,哈哈,秦老爷子觉得自己越来越为老不尊,内心已经笑开了花,但表面还是装着自己不知情的样子。

旁边站着的管家嘴角一抽搐。

离舞洗完澡出来,就看见那个不该出现在房间的人在自己的床上摆弄着电脑,看见自己出来也不动弹。

“你怎么在这,给我出去。”

离舞言简意赅的下逐客令,就算自己喜欢他又怎样,现在他这么讨厌自己,她为什么要给他好脸色看。

秦思瀚抬头望了她一眼,又低下头去,“别弄的好像我很喜欢在这房间睡一样。是爷爷把门给锁了。”

他看了一眼门。

秦思瀚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爷爷是这样的人,小时候一直爷爷在他心目中是个不苟言笑的人,甚至可以说不近人情。

没想到越老越顽皮,现在竟然把门给锁了。

离舞放下擦头的手,转身去开门,可没想到真给锁了,暗地撇了撇嘴,回身对床上的男人说,“那你晚上睡哪?”

“我?”秦思瀚将电脑关闭放到桌子上,然后就往床上一躺,“我睡这。”

“你……”好女子不与坏男斗,“我打地铺,你就睡你的床吧。”

夜晚寂静,床头灯散发出微弱的光。

离舞听着床上绵长的呼吸声,嘴角翘起,闭上眼睛。

《契约娇妻之总裁蜜宠》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网站地图 博天堂娱乐网站 博天堂娱乐航母 博天堂娱乐网站
注册申博 太阳城怎么开户 申博亚洲138 菲律宾申博红太阳娱乐
赛马会彩票平台登录 利华彩票黑龙江时时彩 新葡京彩票江苏快3 新利娱乐天上人间
钱柜777娱乐客户端 辉煌国际娱乐网址 凯旋门赌场网址 杏彩娱乐杏彩18
凯旋门赌场网址 凯旋门娱乐平台 金冠国际娱乐 杏彩娱乐杏彩18
11sbsun.com XSB558.COM 381psb.com 581tt.com 99sbmsc.com
167psb.com 78XTD.COM 33sbmsc.com 4444XSB.COM 304psb.com
45jbs.com 56jbs.com 132PT.COM 982XTD.COM 637xx.com
787XTD.COM 444BBIN.COM 175SUN.COM 68XTD.COM XSB59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