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剑尊全文免费阅读-(江流楚天星)免费在线阅读

绝世剑尊

时间:作者:虾滑来源:xyx

绝世剑尊全文免费阅读是由作者虾滑写的关于(江流楚天星)的故事,绝世剑尊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推荐试读:至亲至爱,至恩至怨。太多的不甘,太多的遗憾。我愿立誓,荡尽八荒,爱我所爱,灭尽魑魅魍魉,只在手中三尺青锋!...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绝世剑尊全文免费阅读-(江流楚天星)免费在线阅读:

第8章 剑法初成

“喝!”

将剑招练到第十式,江流举剑的右臂已经青筋爆出,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脸颊滴下,可他依然在坚持。

 

“第十一式!”

江流嘴里发出一声低喝,手臂猛地一转,那锋利的宝剑就甩在了背后,同时身体凌空一跃,背后的宝剑发出一阵嗡鸣,再度朝前刺去。

 

清脆的剑吟声好在在回应江流的努力一样,这一气呵成的动作让他又一次看到了希望。

 

“还有最后一式!”

江流猛吸一口气,随着一声断喝脱口而出,那寒光四溢的宝剑也在半空中千回百转,化身万千!

凌厉的剑光把江流的身体完美的笼罩起来,每一道剑光都好似一柄真实的宝剑,可杀人于无形。

 

铛!

噗通!

随着这第十二式剑招使出,耗尽了几乎所有体力的江流终于体力不支,身体与那脱手而出的宝剑一起重重的砸到了地上。

 

直到这一刻江流才发现,他身下的这片地方已经被洒满了汗水,剑招虽然只有十二式,但这可是真正的剑修功法,一整套剑诀修炼下来,江流虽然体力耗尽,可心中却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好似多年的郁结终于被解开,大呼畅快。

 

先天灵液的功效还没有完全被江流消化,他只是按照清心诀与剑修功法的指引让灵气沿着经脉在运转了一个周天,体力就恢复了不少。

 

如此三次以后,目光坚定的他再一次抬起散落在身旁的宝剑,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站起,举剑便刺!

仅仅能把剑修功法第一层的十二式剑招使出来并不是江流的目标,他要的是自己能够把整套坚决完美的融会贯通,要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能够完美的使用其中任何一式!

在真正的战斗中,没有人会给江流足够的时间看他笨拙的演练剑法,他必须要快,必须要稳!

他不想自己还没拔剑就已经惨死在敌人的剑下,应该承受如此恶果的只能是他的敌人!

一遍遍的练习,一次次的力竭而倒,都没能打消江流的锐气。

哪怕每一次耗尽体力练完整套剑招只让他有些许微不足道的进步,他都会为此而兴奋半天。

 

转眼间,距离江流被暗流冲进这隐秘石洞已经有八天的时间了,在这八天的时间之中,江流一直都在努力的修炼无名剑诀的十二式剑法,哪怕如今他已经能够保证自己娴熟的使完整套剑诀,他也一直没有去触碰第二层坚决。

 

没有人教过江流什么是贪多不化,他只是想要把一件事做的尽可能完美以后再去碰触更高层的东西。

 

铛!

随着一团耀眼的剑光闪过,江流手中的宝剑再一次狠狠的砸在了地上,这一回,江流的体力已经彻底的耗尽,倒地的他甚至无法用手臂支撑着身体坐起来,就那么瘫软的躺倒在地上。

 

“三次!终于能中途不休息而连续把这套剑诀练习三次了!”江流最终喘着粗气,双目却炯炯有神。

 

这是他想到的能帮助自己训练力量的方法,只要他能完美的一次性演练三次剑招,那就足够保证他在第一次用剑的时候,无论这十二式剑招中的哪一招哪一式都能娴熟且迅速的刺出!

先天灵液无时无刻不在滋养着江流的肉体,改善着他的体质,这种蜕变必然是长远的。

不过到了今天,江流的身体虽然依然在缓缓发生着蜕变,可是他的体内却已经没有再多余的灵气可供他恢复体力了。

 

这也就意味着,刻苦修炼了八天以后,他将再一次面临食物短缺的问题。

 

无力的江流转头看向身边的宝剑,苦笑一声道:“如果当真找不到吃的,我就只能带你离开这里了。”

现在江流已经没有了再次举剑的力气,他不由想到,倘若自己的实力达到了意剑期该有多好,这样一来哪怕他用尽了力气,宝剑也可随着他的心意自主的回到剑鞘里。

 

不过路要一步一步走,饭要一口一口吃,江流可不会有那种一步登天的想法,他知道通过自己不间断的刻苦努力,终有一天他也会站在那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度!

如同现在,哪怕是力竭休息,江流也没有放弃片刻修炼的机会,他体内残留的灵气始终在循着清心诀与无名剑诀的指引流淌,滋养着他的丹田与经脉。

 

嗡!

丹田中突然降临的轻响让江流的小腹猛地一缩,紧接着那一道道运转于他经脉中的灵气便骤然加速,疯狂的涌入丹田。

 

江流丹田之内也是一阵风起云涌,数以百计的灵气在他丹田上方聚集,在江流惊喜的目光注视下,迅速凝聚!

这是第四道灰色剑气,剑士四阶!

江流没想到的是,他所得到的这套修武剑诀一旦连贯起来,非但能使剑招的威力大变,甚至在练习的时候也可以提升他的功力。

 

这八天以来即便他一直都在修炼剑招而并非心法,可他的修为却也在一点点的积累中得到了升华,最终让他轻松达到了剑士四阶的修为。

 

江流又稍微躺了会儿,静静的感悟四阶剑士所带给他的全新力量,待体力有了些许恢复后,就猛地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收拾好散落在一旁的宝剑,抬腿朝山洞入口的方向走去。

 

现在先天灵液已经不能够随时随地的为江流补充体力了,他若是想继续在这里生存下去,就必须依靠那些几乎已经被他遗忘的蘑菇。

 

然而让人失望的是,当时隔八天江流重新回到入口处的水潭边后,却发现在那里等待他的不过只是一些干瘪发霉的东西而已。

 

这附近并不缺少水源,但是江流第一次发现的那些蘑菇之所以能够生长,依靠的却全都是那一小捧先天灵液,而并非那冰冷的潭水。

此时灵液既已被江流喝光,蘑菇自然也失去了赖以生长的根本,这才会一点点枯萎,最终霉变。

 

“这些东西已经不能再吃了。

”江流只是看了一眼就明白现在这些蘑菇已经不再是会对自己的身体产生益处的东西,而是变成了毒药。

 

没了救命的蘑菇,江流就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的生存问题,暗忖道:“看来是时候考虑离开的问题了,这山洞中既然没了足够我生存的粮食,那么……”

江流的目光又落在了那冰冷漆黑的潭水上面。

 

这水中的暗流极其危险,他必须保证足够能在那暗流中支撑下去的体力才行。

 

“锵”的一声,江流就将那宝剑重新入鞘,重回到那石室之内,重新研读他刻画在地面上的那一套完整剑诀。

 

这一整套剑诀,江流如今只是能练完第一层心法中的十二招而已,后面还有很多东西他根本无法触及,既然已经到了不得不离开的时候,他就必须保证自己能一丝不漏的把整套剑诀记下来。

 

“接下来,是这样……”

江流的目光随着地面上被刻画的图案移动,此刻的他并非在重新学习剑诀,而只是在验证自己的记忆是否正确而已。

当他脑海中出现一个相应的画面后,他才会把目光往下移动,以此来确保自己记忆的准确性。

 

好在哪怕八天的时间过去,江流一直未曾忘记哪怕一招一式的剑诀。

放下心来的他又把目光投向不远处的洁白石壁,稍微想了想,终于还是抬脚抹去了地上被他刻下的所有痕迹。

 

“休息一下,就到了离开的时候了。”

江流走向石床,闭起眼睛休息。

 

他将要面对的可是极其危险的潭底暗流,必须有充足的精神跟体力才能保证他能再一次从那可怕的暗流冲击中存活下来。

 

这一回,江流并不准备把自己的生命交给运气。

 

 

第9章 再次暴走!

时间一点点流逝,也不知过了多久,江流突然被一阵咕咕、咕咕的声音惊醒。

醒来后的他深感腹中饥饿,不由苦笑,这是他的肚子在对他抗议呢。

 

然而……

咕咕,咕咕!

那空气中传来的怪响并未因为江流的苏醒而中断,这一次江流十分肯定,传出这声音的肯定不是自己的肚子,而更像是……入口的方向!

那里的潭水是江流离开这个封闭山洞的唯一出路,绝不能出一点乱子,江流来不及多想,顺手抓过身旁的宝剑,抬腿就朝山洞入口冲去。

 

此时此刻,那许多天都没有发生一点改变的潭水正剧烈的抖动着,一圈圈波纹自潭水中心散开,冲击着旁边的岩壁。

刚江流赶到的时候,那漆黑的潭水已经演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必须马上走!”江流猛地一咬牙关,纵身一跃就跳进了那猛烈旋转的漩涡之中。

 

或许现在并不是离开的最佳时机,可是天知道若水中暗流出现问题,江流究竟还有没有机会活着离开这里,而眼下,或许就是他最后一次机会。

也或许这一次之后潭水会变得跟以往一样,可江流却不敢赌,他不会把自己的生命交付给未知的东西。

 

噗通!

随着江流的身体入水,一阵猛烈的眩晕感也恰在此时开始冲击他的神经,这一次的暗流比上一次更加的可怕,但现在的江流却也不再如十天前那样只是一个普通人了,四阶剑士的修为让他的肉体远超常人,精神更是大胜从前!

水底的暗流并没有把江流击垮,那强烈的眩晕感只是让江流有些难受罢了。

 

在这猛烈的旋转之中,江流一直都在暗暗运转清心诀与无名剑诀来固守心神,这时的他突然想到了无名剑诀中有一式剑招,就是靠飞剑旋转制敌,但那是意剑境的剑师才能使用的招数。

 

不过现在的江流却忽然对这一式剑招有了独到的感悟,或许他可以将这股旋转的力量融入现在他可以使用的剑招之中,继而加强这一式剑招的威力。

 

正想着,江流突然觉得身体一松,随后他就猛然觉得自己的眼睛一阵刺痛,原来他已经被那湍急的水底暗流给重新冲了出来。

 

只不过眼前的景象却让江流有些发愣。

 

“这里并不是上回我入水的水潭。

”江流的记忆力何其超群?马上就辨认出自己其实已经被那股暗流给冲击到了另外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而不知身在何处,赶路就失去了意义。

 

“现在这样,只能先找一个地方询问出路了。”

江流心中暗暗叹了口气,随即艰难的爬到岸上。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他那本就破旧的衣服竟已经因为被激烈的水流不断冲撞,而变得更加破烂,几乎到了衣不蔽体的程度。

 

好在他并非一个讲究的人,只是稍稍整理衣衫,就抱着宝剑闭目养神,他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精神,为自己找到出路。

 

略作休息,第二天一早,江流便寻机会打了一头野鹿,寻着路朝山下走去。

 

他所遇到的野鹿依然是那种远比普通野兽更加强大的生灵,不过现在的江流已经与十天前大不相同,身为四阶剑士的他只用了三招就杀死了这头畜生。

 

“有了这野鹿,至少可以跟附近的人换几件干净的衣服了。

”江流会心一笑,不久后就来到了山下。

 

并且在他视线所及之处,已经隐约能看到一个村镇的影子。

 

心中大喜的江流当即就加快脚步,准备朝镇子奔去,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呼哨突地在江流背后响起。

 

“呦!前面的小子,那野鹿是刚打的吗?”

江流停住脚步,回头一看,却发现了五个衣着光鲜的人竟然就站在自己刚刚经过的位置,当下心底大惊。

 

“他们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江流多留了个心眼,知道这几人并非常人,当即恭敬道:“是刚刚打到的。”

“那卖给我们如何?”第一个同江流讲话的人倒还算客气,抬手就拿起钱袋准备与江流做交易,可就在这个时候,这人身旁一个身穿蓝色长衫的人却瞄到了江流背后的剑,顿时眼前一亮!

“嗯?”江流一直小心的提防着周围,看到那蓝衣男子眼中的贪婪之光时就意识到不好。

 

可还不等他有所反应,那蓝衣男子就已经恶人先告状,指着江流身上的宝剑大叫道:“好你个小贼,竟然让我在这里遇到你!快把我家中的宝物交出来!”

“怎么?”拿着钱袋的那人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疑惑的看了看身旁之人,又朝江流背后的剑看了两眼,顿时就明白了什么。

 

“好不要脸的人,我什么时候拿过你家的东西!”江流满脸冷笑,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你身后背着的宝剑,就是我家的东西!”那蓝衣男子自然不肯就这么放着一件至宝就这么从自己眼前消失。

 

这个时候,那蓝衣男子背后的人也上来帮腔道:“如此说来,我倒是真的见过蓝老三家似有此等宝物,野小子,快些把这宝剑交出来,我们饶你不死!”

“对,交出宝物,饶你不死!”蓝老三心领神会的瞅了那与他帮腔的人一眼,冷冷望着江流:“小畜生,再不交出宝物,就休要怪我等不客气了!你这连件蔽体的衣服都没有的野小子,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宝物?必然是偷来的!”

这蓝衣男子的一句话,顿时就让其他几个犹豫不决的人有了动手的理由,说话间,他们已经开始缓缓把江流包围。

 

只不过这些人却没有留意到,怒急的江流眼中已经开始泛起一抹妖异的红光!

野小子?

小贼?

小畜生!

一股无名的怒火,突然在江流心中熊熊升起。

 

江流最受不得别人用小畜生这个词来称呼他,当日若不是因为这个词,他就不会半夜离开临江村,更不会因此而与临江村彻底诀别!

“呵呵!”

临江村被屠戮后的惨象在江流面前一幕幕浮现,江流的脸上慢慢变得狰狞起来。

 

他没有运转清心诀,因为在他想到这一点之前,他的情绪已经失控了!

 

第10章 再入虎口

江流完全不记得那之后发生了什么,当他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摆在他面前的已经是四具破烂的尸体,还有一个断了一条手臂的人,正瑟瑟发抖的藏身于一块大石之后。

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注视着江流。

 

那人惊恐的眼神江流实在是太熟悉了。

 

他又想到了自己每一次发狂后村民们惊恐的眼神,当即心下一软,犹如没看到那个人一样,走到一旁抬起早已经被他丢开的野鹿,重新朝镇子的方向走去。

 

只不过这一回进入镇子之前江流却学乖了,他干脆扯下了自己那残破不堪的上衣,把身后的剑一层层裹住,这才放心走进镇子之中。

 

从临江村到千峰岭,这一路上江流也有不少阅历,自是知道该如何与人相处,自己的猎物又该到何处售卖。

 

短短不到一个时辰,江流就已经卖掉了这野鹿,买了一些易长久保存又便于携带的干粮,并且用多出来的钱买了件干净衣裳。

 

随后,江流又找到了一处小饭馆,准备吃一些东西顺便问清楚自己身在何处,以及去往琅环天星盟的方向。

 

只是来到饭馆的江流才刚刚坐下没多久,门外就突然传出一阵熙熙攘攘的叫声,随后几个凶神恶煞的壮汉就推门而入:“人在哪?!”

只看一眼,江流就知道这些人不是善茬。

 

本不想惹事的他想像其他人一样避开,可当他注意到这群壮汉身后还跟着一个断了一条手臂的人时,瞳孔就猛地一缩,暗道不妙!

好在此时饭馆的人还不算太少,加上江流刚刚换过新的装束,本来散乱的头发也重新梳理过,与之前刚刚出山时的野人形象南辕北辙,倒也不至于马上被发现。

 

不过干等在这里也不是办法,那人早晚会发现自己的存在。

况且他们既然会大张旗鼓的闯进这里,就必然是有十足的把握能在这里堵到自己。

 

江流心知继续留下来必然对自己不利,当下就悄悄寻了个机会,借助人群的密集悄悄退到后院,打算找一个偏门离开。

 

饭馆的后院散落着一些蔬菜,还有一些他们自己圈养的牲口,江流要寻找的偏门,就在距离那牲口棚子不远的地方。

 

“还好,果然有道偏门!”江流大喜过望,轻手轻脚的走到偏门旁边,小心翼翼的打开院门。

 

嘎吱!

“谁?”

院门才刚刚被江流打开一条缝隙,门外就突然传来一道粗声粗气的声音,随后,一个与前厅那些壮汉装束相同,身上散发着一股强大压迫力的中年男子就猛地从门外闪出。

 

他双臂死死扣住院门,迎面挡住江流!

这男子只是一瞬间的出手,就让江流感觉到此人手臂上传来的巨力。

加上此人身上那股独有的压迫力,当即就让江流明白,这人的修武境界要超过自己,只怕已经到了剑士五阶的修为。

 

对修武者而言,一阶的差距往往就代表着不可战胜,江流心中发苦。

 

他不是怕了眼前之人,真要打起来,他凭手中的无名宝剑,自信也可以与这个五阶剑士斗上一斗,可是想在情况紧急,这饭馆之内对他有威胁的存在可不止这五阶剑士一人。

 

“我……我是店里新来的伙计。

”江流装出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小声道:“店里少了些做饭的配料,师傅让我出去买一些回来。”

“现在什么人都不许出去!”那五阶剑士对江流狠狠一瞪,当下就重新把偏门闭合,把江流给赶了回来。

 

“还好!”江流深吸一口气,低叹好险,虽然他没能出去,但至少也没有被发现行踪。

 

“想必那逃回去报信的人已经把我的装扮都告诉了众人,并把我描述成了一个凶神恶煞,目露红光的怪物,否则刚才那人也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我。

”江流拍了拍胸口,暗道侥幸。

 

他发狂之时首先就会失去意识,可自小在临江村耳濡目染,自然也听村民们讲了不少自己发狂后的状态,当即就想明白了中间的关键,这些人要是想按照别人描绘样子来抓捕自己,只怕是很难。

 

只不过眼下饭馆中那断了一条手臂的当事者还在,而且恐怕用不了多久,这些人就会开始排查每一个人的包袱,等在这后院之中被发现也是早晚的事。

 

江流暗中告诉自己不能坐以待毙。

 

可是这小小的饭馆只有两道门,前门被不下十个壮汉把住,后门则有一个五阶剑士扼守,江流想要从这里出去,简直难如登天。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强行替自己打开一条路了!”

江流左思右想也想不到其他办法,只得把目光又投向了不远处的院门之上。

 

对手是一个五阶剑士,比江流的修武境界高出一级,即便江流凭借兵器之利未必就会怕了对方。

可是一旦二人缠斗起来,前门处的那些人就必定都会闻风而动,赶到此地对他围追堵截也不过片刻的功夫而已。

 

“不能死斗,只有用取巧的办法才行。

”江流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在山中行猎的之时,面对无法战胜的猎物,村民们都会使用一些陷阱之类的取巧之法。

 

这本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败的一方就会成为刀下俎,口中食,江流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说话间,江流便已经蹑手蹑脚的重新回到了后门旁边,稍等片刻,确保自己的行动没有引起外面那人的注意后,他便一手握住被衣物裹住的宝剑,一手轻轻抓住院门。

 

深吸了一大口气,猛地睁开眼睛,江流的双眸中闪过一道坚定的光芒,随后他那抓住院门的左臂就猛地用力,一下子把那房门拉到最大!他的身体也在此同时被院门挡住。

 

“什么人!”

江流想的没错,门外之人果然是受命堵在此处不允许任何人离开的,当他猛地拉开院门的刹那,唯恐有人会逃出去的五阶剑士反应也极快,几乎在下一个瞬间就已经闪身进入院落,无论是谁打开了院门,他都要挡住!

可是进门以后这人却傻眼了,这空荡荡的院落除了有几头被圈养起来的牲口,哪里有一个活人?

不过此人到底是一个五阶剑士,当下就意识到不妙,慌忙转身。

可是当他转身的刹那,躲在门后的江流就已经高高举起了手里的宝剑。

 

当这五阶剑士的身体完全转过来的时候,这柄被黑布裹住的宝剑恰好砸到了他的面门!

咚!

果然不愧是五阶剑士,江流这自信能敲爆普通人脑袋的一记重击,竟只是让这五阶剑士两眼一翻,晕死了过去,看样子似乎不会有生命危险。

 

这绝不会江流手下留情,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会毫不介意再给这五阶剑士的心口补上一剑,可是现在时间紧迫,他根本没有时间去解开宝剑的包裹,或是再给这五阶剑士的脑袋上来这么一下。

 

在击倒那五阶剑士的同时,江流的半条腿已经踏出院门之外。

 

“好险!看来对付野兽的招数,也不能全拿来对付人类!”

哪怕已经跑出了饭馆,江流依然在为刚才的事情心惊,那一切虽然看起来行云流水,与江流的计划没有半分差别。

可当江流注意到自己最终砸到的是那五阶剑士的面门而并非后脑以后,依然惊出了一身冷汗!

只差一线!那五阶剑士说不定就能成功躲过江流的攻击!若那人觉察到不对的瞬间是朝身体两侧移动躲避攻击而并非自信的直接转身,现在那饭馆之内躺在的地上的说不定就会变成自己!

这个镇子江流是呆不下去了,不过好在他已经有了新的装束,而且这身装束似乎并没有暴露。

江流一路躲避行人的目光,在保证不引人注意的前提下,用最快的速度逃出了镇子。

 

“大山!”

出来镇子以后,江流首先就把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大山,那里是他最熟悉的地方,只有在那里,他才有机会躲过镇子里那些修武剑士的围攻……

 

第11章 虎口——拔牙!

风,在耳畔不断地呼啸,四周的景致飞速倒退。

 

离开镇子的江流开始大胆的全力奔跑,他知道自己一旦落入那些人手里就肯定活不下来,只有大山才能成为他的庇护之地。

 

不过,在镇子里出现的那些人的强大到底超出了江流的想象,不是江流低估了他们,而是这些人实在太过强大!

哪怕江流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奔向大山了,可是当他跑进距离大山最近的一片树林时,一张他最不希望看到的面孔依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小子,你还想跑吗!”

挡在江流面前的只有一人,这人身材壮硕,手中握着一柄三尺长剑,就那么冷冷的看着江流。

 

江流认得此人,之前带人进入饭馆的就是他!江流怎么都想不到,自己拼尽全力躲藏,到头来竟然还是被人挡在了前面!

不用与对方交手,江流就知道自己绝非他的对手。

 

那人见江流目光闪烁,不由冷笑了一声,道:“看来我猜的果然没错,愚蠢的老鼠只会在遇到危险的时候逃向他们最熟悉的地方……小子,既然你能把那个废物打晕,那就证明你还有几分实力,不过到了我这里,你就别想逃了!”

二人说话的这会儿功夫,一阵快马奔袭的声音也从江流身后由远及近,看面前这人嘲弄的目光,江流甚至不需要回头看就知道这是他的帮手到了。

 

果然,仅仅片刻的时间,四五个壮汉就一路小跑冲到他的面前,把他团团围住。

 

这些人,都是他曾在镇中饭馆见过的。

 

“现在你就算有通天的本领也跑不了了。

”第一个堵住江流的人依然满脸冷笑,用嘲弄的语气道:“小子,我劝你还是早点投降,这样能少吃一些苦头,否则……”

江流缓缓将宝剑从包裹它的衣物中抽出,横在自己的面前,冷声反问:“否则怎么样?”

“否则你就会死的很惨!”

他的话才刚刚说完,背后就猛地传来一声爆喝!同时,一股刚劲的拳风也猛地袭向江流的后脑。

 

江流一直提防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当他听到自己背后传来这道让他略感熟悉的声音时,就突然意识到不妙,身体几乎没有片刻的犹豫,猛地朝一旁滚去。

 

砰!

那刚猛的拳头几乎擦着他的耳朵呼啸而过,等江流重新站稳审视面前这人的时候,也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他没有猜错,对他出拳攻击的这人,正是不久前被他击晕在饭馆后院的那个。

 

看那人凶神恶煞的样子,江流就知道一旦自己落入对方手中就必然不会有好果子吃,暗叹自己果然还是太心软了。

 

他的第一次心软给了那断臂男子回去报信的机会,第二次心软则给自己弄出来一个恨不得杀自己而后快的大敌。

 

“无论如何,自己以后都要杀伐果断,绝不能允许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

”江流暗暗告诫自己。

 

“你们都别上,这小子是我的!”

那五阶剑士见自己一击未中,脸色愈发的难看。

 

这区区一个山野村夫都能想到朝一旁躲避,之前他怎么就迎面挨了那一下呢?

身为一个武者的尊严让这五阶剑士怎么都无法释然,今天他必须手刃江流才能挽回自己的面子。

 

锵!

转眼之间,江流便已经拔剑,临江村出事以后他就已经明白,在这个世界上唯有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才有说话的资格。

这些人敢站在这里分配自己的归属,也是仗着他们实力强大。

 

可现实真的如此吗?

江流的目光扫过众人,在这些人之中,除了那个一开始出现在树林并且拦住他的人之外,就只有这个拦住自己的壮汉会对他产生威胁了,其他的每一个人单打独斗都不见得是自己的对手。

 

“这样也好,若我能解决面前这个大麻烦,那以后需要防备的,就只是那一人而已。

”江流暗中盘算,旋即抖了一个剑花,面向那五阶剑士道:“口气倒是不小,只是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个能力!”

江流这是在故意刺激对方,让他必须出手与自己单打独斗。

 

这句话果然有效,本就为了自己输给一个孩子而羞怒不已的五阶剑士这一下脸色愈发的涨红,也随之拔出自己的佩剑,怒指着江流道:“好狂的小子,我今天就要让你明白这个世界上不是任何人都能狂的,狂也要有狂的资本,看剑!”

说话间,他的剑就已经对着江流的面门刺了出去!

这一招看似简单,但它却是实实在在的修武剑招,明面上只是针对江流的面门,而实则却把江流左右躲避的路线全都封死,只要江流一动,这剑招也会随之变化,让江流面临更加危险的境地。

 

这五阶剑士打的一手好算盘,江流能与他正面对敌继而被他正面击败自然是好,可若他看不出这一招剑法中蕴含的玄机,那死了也不值得可惜。

 

江流可不是普通人,他毕竟是实实在在的四阶剑士,自然一眼就看出其中的玄机,当下就想到无名剑诀中的第三式剑招。

 

那一招‘拆’,恰好能克制此一类正面袭击的剑术。

 

可是江流毕竟没有什么实战经验,第一时间能想到已然难得,再到他反应过来并且挥舞手中的宝剑御敌时,动作上也就占了下风。

 

不等他完美蓄力,那五阶剑士锋利的剑锋就已经逼近了他的面门。

 

铛!

说时迟那时快,那柄被江流紧握在手里,寒光四溢的宝剑终于在最后关头赶了上来,险之又险的挡住了五阶剑士必杀的一剑。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江流掌心一抖,险些让手中的宝剑脱手而出。

同时连退两步才终于稳下身形。

 

嘶!

右手虎口的撕裂让江流感到一阵剧痛,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明白,刚才的这一招是他败了,他不是败给了那名五阶剑士,而是败给了他自己!

《绝世剑尊》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与“绝世剑尊”相关文摘

同类文摘

网站地图 杏彩娱乐平台登录 环亚国际ag88 凯旋门网上娱乐
申博真钱对战游戏 完整客户端下载 太阳城真钱斗牛 申博太阳城138官网
澳门太阳城国际 新宝gg开户登入 娱乐大西洋城 彩票在线娱乐登入
辉煌娱乐时时彩平台 金冠娱乐场备用网址 凯旋门备用网址 博天堂国际娱乐航母
钱柜777国际娱乐 辉煌网址 杏彩娱乐air 环亚国际ag88
878XTD.COM S618J.COM 877TGP.COM S618X.COM 8HNS.COM
XSB718.COM 1113889.COM S618Z.COM DC238.COM 686jbs.com
1112126.COM 66sbib.com 538PT.COM 998cw.com 8WHS.COM
XSB598.COM 177TGP.COM 22sbib.com 281tt.com 885jb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