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同小可免费在线结局完本阅读

非同小可

时间:作者:宋之伍来源:QR

非同小可李非同林小可免费在线结局非同小可完本阅读作者宋之伍写的青春校园小说在线阅读:那年,院里的槐树开了花,林小可第一次见到李非同。一个明艳照人懂得收敛光芒,一个清隽沉静又貌似风流。林小可一直觉得自己的心思已是藏得足够深远,可后来才慢慢发觉,那人才真的是滴水不漏。他不说,只默默去做,不知何时就能悄悄把你包围,最后深陷其中再也逃不出去。两个人,都还是孩子的时候,你来我往,一起走过了五年。而再见时,她以为,所有的过往早已埋在了那株老槐树下。直到某天,她恍然回头,才发现他依旧是当初沉静如斯的他,依旧是那个她用青春深深爱着的人。...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非同小可》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八章 补习

上午快要放学的时候,林妈过来找林小可,说她今天中午临时有点事,大概要晚点才能回家,让她自己解决午饭的问题。林小可一直在厨房帮着林妈做饭,多少自己可以做点东西填饱肚子,林妈也知道。

以前也有过这种时候,不过林小可不怎么喜欢自己动火,一般都是到外婆家里蹭顿饭吃。

但她今天,不想再去外婆家了。

回家的时候林小可去了路边的小商店,买了袋泡面,外加两根肠,准备自己煮面吃。

林妈是有些排斥吃泡面的,觉得没有营养而且还有防腐剂,所以每次都是拿超市里买的细面条代替,林小可也要跟着吃不到泡面,一直很馋来着。

回家之后放下书包,林小可在怀里抱着泡面和肠就进了厨房,家里的煤气灶不太好用了,拧了几次才打开火,在锅里添了水架在火上煮。林小可出去到院子里摘了棵小油菜,嫩绿嫩绿的,洗好了放在一边等着,水开之后先把面块放了进去,然后把肠切丁,等面块煮开在放进去,最后出锅前放小油菜,这样青菜会吃起来脆一些,口感比较好。

林小可特意拿了个大碗来盛,刚好差不多一碗,看起来油油亮亮的,闻着又香气喷喷,林小可端着碗到了屋里,放下碗先去倒了杯水,打开电视开始吃饭。

吃到一半听到外面门有声音,林小可刚填进嘴里的面条往外哈着气,嚼都没嚼就慌里慌张地吞了下去,端着碗往自己屋里跑,出来的时候还没忘记顺手打开了窗户。

等火急火燎地冲到院子里,这才看到推门进来的并不是林妈,而是李阿姨,林小可手扶着腰偷偷松了一口气。

“哎,你在家啊小可,怎么我敲了这么久的门才过来,一直没有声音,我还以为家里没人呢。”

“我刚在屋里看电视来着,可能声音开得太大了没听清楚。”林小可往前走了几步。

李阿姨点了点头说:“之前不是听你妈妈说你们在院里种了点菜嘛,刚正好家里没有葱了,所以说看能不能过来拔几棵。”

“嗯嗯嗯,阿姨你等一下,我过去给您拔。”林小可到里面拔了一小把出来,“就你自己在家吗?你妈妈呢?”,李阿姨把葱接过来。

“妈妈今天在学校里有点事,还没回来。”

“哦……那你自己吃饭了没有?要不要到阿姨家里吃点?”林小可跟着李阿姨走到门口。

“不用了,谢谢阿姨,我吃过了,。”林小可睁了睁眼回了句,“那行,谢谢你的葱啊,还得回去做饭,阿姨就先回去了。”林小可站在门口看着李阿姨回了家,这才关上门往屋里走,走到一半又折回去,把门给插上了。

吃完面之后林小可认真又迅速地开始打扫“战场”,把锅碗洗干净放回原来的位置,从屋子里拿过来垃圾袋把泡面袋和香肠皮装进去,最后又趴在地上,确认刚自己吃的时候没有留下什么“证据”。

前前后后仔仔细细过滤了一遍整个过程,确保自己没有遗漏任何一个细节,这才提着垃圾袋出门去扔。

然而……就在林小可打开门刚踏出去一只脚的时候,林妈推着自行车出现在门口。

“哈……妈,你回来了啊。”,林小可拿着垃圾袋尽量往身体一侧挪,“嗯,吃饭了吗你?”。

“吃了,我吃过了。”,“又在外婆家吃得?”,林妈把车子停在门口,走到林小可面前。

“嗯,在外婆家吃得。”,林小可睁了睁眼回了句,“我出去把垃圾扔了。”

林妈好像有些累了,没有再说什么,点了点头就进了门。林小可提着垃圾袋觉得有点不对劲,以前她这样干妈妈总会数落她的,这么大个人了连顿饭都做不了,还要到外婆家蹭饭吃云云,但这次竟然没有说,有点奇怪。

林小可丢了垃圾往回走,低着头想事情。

李非同从厨房里端着菜出来,看到林小可经过,放下手里的东西追出去,“喂!”,林小可懵懵地转过身来,眼睛直直地看着李非同。

“你什么时候过来给我补习啊?”,李非同仔细观察着林小可的反应,小心翼翼地。

“什么时候,嗯,等我下午放学回来再说吧。”

李非同发现林小可不太正常,眼神飘飘的,像是在透过自己想其它的事。

“那不然你放学过来我家写作业吧,顺便辅导一下就可以。”李非同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有几根没扎上去的头发飘到了嘴里。

林小可像是刚反应过来似的,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李非同,“我,去你家写作业?”

“嗯,我不会太打扰你的,你只需要偶尔回答我几个问题就可以。”

少年一脸真挚,林小可伸手把飘到嘴边的头发挽到耳后,点了点头,“嗯…好吧,我放了学就过去。”

李非同又看了她几眼,似乎在确认,林小可背着手脚一踮一踮的回看着他。

听到李阿姨喊李非同回来吃饭,林小可对着李非同点了点头,转身就回去了,李非同站在门口看着她进了屋才回去。

林妈在厨房煮面条,林小可走进去,“妈,你怎么了吗?怎么今天都没有说我。”林妈关上火笑着说:“怎么,没说你你还不乐意了。”林小可走过去抱着林妈的胳膊,“不是,我就是问一下你。”林妈没有动,叹了口气,“没事,妈妈就是觉得有点累了今天,休息一下就好了。”

林小可乖乖地点了点头,陪着林妈吃完饭,推着林妈去休息,自己抢着洗了碗。

 

第九章 他说

李非同的房间里,林小可坐在书桌旁低头写着作业,李非同在一边看自己的资料书。

李阿姨敲了敲门进来,走到俩人中间,“小可啊,阿姨切了点水果,先吃点再写吧。”林小可放下笔尝了口苹果,挺甜的,“谢谢阿姨。”

“没事,那阿姨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好好学啊,阿姨先出去了。”

李非同靠在椅子上懒懒地吃着水果,李阿姨走到门口,回头看到李非同,说:“非同,你别总在那吃,有什么不懂得就多问问小可,好好跟着学学。”

没有反应,“李非同,听见了没有你?”李阿姨拔高声音又问了一句,李非同这才坐正身子,点了点头,眼睛往下看着,“嗯…嗯,知道了知道了。”嘴里还有没嚼完的东西,讲得不太清楚,李阿姨正了正脸色又瞪了他一眼,关门走了。

林小可目睹完母子俩之间的暗流涌动,扫了李非同一眼,拿起笔接着写自己的作业。

李非同一只胳膊压在蜷在椅子边的腿上,另一条腿伸直了越过林小可的凳子,还在吃着盘子里的水果,故意咬得声音很大,盯着低头写作业的林小可看。

“哎,你先别写了,我们聊一会吧。”林小可转过脸来看着他,“你这个样子脖子不疼啊,转过来再说。”少年笑得一幅人畜无害的样子,眼睛里闪着细细碎碎的光。

林小可转过来坐正,两个人目光相遇,林小可觉得有一片浅浅的漩涡要把自己吸进去,慌忙垂下眼去,手里的笔握了又握。

“想聊什么,你说吧。”

李非同眨了眨眼睛,似乎捕捉到了那一丝慌乱,一闪而过,“你们家是一直都在这边吗?还是后来搬过来的。”他看到眼前的小姑娘睫毛一颤一颤,低着头回答:“一直都是在这边。”

“哦,听我妈说,你妈妈是你学校的老师。”尾音微微上扬。

林小可抬起头,眼睛看着李非同,似乎想从表情上判断他问出这个问题的目的,“嗯,我妈是学校的老师,但她不教我。”

李非同点点头,坐在椅子上磨来磨去的,手里的叉子在盘子边搁着。

“听说你成绩很好,是想考县里那个中学吗?”

林小可眼睛盯着那根不锈钢的叉子,看起来有点旧了,反光过来的时候可以看到很多划痕,“对,想考到那里去。”

“唉…我妈也想让我考到那里,这几天一直在我耳朵边念叨这个。”

李非同说完拿起叉子叉了块苹果放到嘴里,低下头慢慢地嚼得声音很小,手里握着叉子在盘子边缘点来点去。

他没有再讲话,两个人一时间没有了声音。

静默了大概两分钟,林小可把凳子转了过去,手里的笔转了转,接着写自己的作业,突然又问了一句:“你们家,为什么会搬到这里来?”

“我们家…其实也没什么。”

李非同放下手里的叉子,拿起笔,眼睛看着面前摆着的资料书。

“大概因为我外公吧,他一直特别看不上我爸,觉得我爸配不上我妈。”

“呵。”林小可听到李非同轻笑了一声。

“外公和外婆都是大学教授,只有我妈这一个女儿,外公的书法写得很好,在那边有很多人慕名去求。当年我妈偷偷跟了我爸,有了我之后才和家里说。”

李非同的脚动了动,碰到了林小可的凳子。“据说当时外公气得进了医院,不管我妈再怎么求他,他都不同意,到后来好像还说要不认这个女儿了,总之,闹得很僵。”

“我妈没办法,狠心搬出了家,和我爸住到了一起,其他人说什么的都有。外婆夹在中间很心疼女儿,偷偷拿了户口本让我妈和我爸去登记,他们俩人也简单办了个酒席,我外公没有去。”

“再后来几年,外公外婆年纪都大了,外公又得了病,我妈就经常带着我去看他们,一来二去的,外公也就不那么生气了。大概两年前,外公去世的,没多久外婆也走了。我妈总觉得是因为她外公外婆才这么早就去世了,在那边生活得一直很不开心,后来我爸跟我妈商量了商量,我们家就搬到这边来了。”

林小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下了笔,扭过来身子认真地听李非同讲。男孩低头看着桌上的书,眼睛一眨一眨的,频率比平时要快一些,尽力地想让自己平静下来。

顿了顿,林小可轻声问:“外公,为什么不同意你爸爸妈妈?”

“呵。”林小可这次看到了李非同撇开的嘴角,莫名觉得有些苦涩。

“我爷爷奶奶很早就死了,我爸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后来跟着一个糕点师傅学做糕点,据说我妈就是吃了我爸做得糕点两个人才慢慢开始发展的。但我外公觉得,一个大男人靠做点心生活很丢人,而且,我爸他性格也不太一样,嗯…怎么说呢,反正是和我妈两个人在一起怎么看怎么不相配。”

李非同慢慢转过身来,耸了一下肩膀,“就这样。”说完眼睛抬起来看着林小可。

林小可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这一刻面前的这张脸,她觉得自己有点难过,看得她眼睛疼。爸爸去世之后,这么几年来,她的眼睛一直不太好,但还没有像现在这么疼过。

林小可默默转回去低头写作业,仔细留意着身边的动静。

李非同坐着愣了一会,端起桌子上的盘子说出去再切一些过来。

直到林妈过来喊林小可回家吃饭,李非同都没有再进来。林小可收拾好东西装进书包里,李阿姨正和林妈在院子里说话。

“哎呀,你们娘俩都别回去了,坐下来一起吃吧。”

林妈招了招手让林小可过来,笑着说:“不了不了,我家里都做好了,就不麻烦你们了。”

说完带着林小可就往外走,李阿姨喊了声李叔帮她看一下锅,跟着送到了门口,林小可乖乖地和李阿姨再见,回头瞄了几眼,看到李非同挺着背进到屋里去。

晚上吃饭的时候,林小可一个人有点心不在焉的,林妈问起来,她找了个借口匆匆搪塞过去,林妈也没有再问。

 

第十章 毕业

林小可躺在被窝里,被子蒙着脑袋,有点后怕,还是说庆幸,她也搞不清楚。如果那一会儿李非同没有出去,或许她会讲出自己的事情,关于爸爸的事情。她闭上眼回到下午那个时间。

少年坐在椅子上看着她,她扭头回去写作业,好一会儿没有动静,她慢慢又转过身,面对面地说出来。林小可一步一步往前设想着,虽然有点心慌,但如果有真实的那一刻,她会告诉他的,她会的。

第二天下午放学后,林小可背着书包直接去了李非同家,李阿姨不在,李叔在收拾院子。林小可进门看到打了声招呼,李叔笑呵呵的,“小可过来啦,非同在屋里看书呢,快进去吧。”

林小可站在房间门口犹豫要不要敲门,做着深呼吸调整自己,门突然就从里面打开了,李非同站在门口看她,林小可眨了眨眼睛,攥紧了自己的书包带,默默走了进去。

李非同在做数学题,林小可写数学作业,两个人都很安静,只有笔在纸上划来划去的声音。

李阿姨一会就回来了,和李叔两个人在院子里说话,声音不大,林小可听不清说得什么。她作业写完开始看作文书,是之前林妈给她的,里面有一些范文,那所中学的招生考试语文会有作文题。

李非同做完题自己对了对答案,默默研究了一会,然后问了几道题,林小可探身过去给他解释,慢慢两个人离得很近,感觉到温热的呼吸喷在脸上。林小可讲完一题看向李非同,想知道他有没有听明白,两个人眼睛都躲躲闪闪的。

“这种类型的题应该会考得到,我做得前几年的试卷上面都有。”林小可手按着作文书,把玩着书的一角。

“嗯,我差不多知道了。”

林小可点点头,眼睛晃过去,李非同写完也看过来,两个人目光相遇,林小可咬了咬嘴唇轻轻笑了笑,或者说,是极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又僵硬地转头回去,莫名其妙的,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别扭什么。

李非同饶有兴趣地看着她,最后呵呵地笑出了声音,林小可听到他笑也跟着笑,然后就听到他说,“你刚才笑得真丑。”

…啊哦…

林小可:“呵呵呵,呵呵,呵。”埋着头趴在了桌子上。

李非同在一边偷着笑,接着目不斜视地看着自己的题,假装自己看不到身边此刻非常窘迫的某人。

从那之后林小可每天下午放学都会过来,写作业,同时辅导一下李非同,周末的时候偶尔李非同会到她家里去,两个人学起来能坐一下午。他们还一起去放了次风筝,是李叔带着他们两个自己做的风筝,风筝做了一上午,他们放风筝玩了一下午。

很快地,就到了林小可小学毕业那天,她被选作学生代表上台发言,很多人都在,李非同也来了,之前她写发言稿的时候李非同看到过。

林小可有点紧张,说话声音有些抖,开始还是一字一句按照写好的来读的,后面讲着讲着就有了情绪,越感慨越激动,说了很多,还是很留恋的。

林小可和她的同学们一起合影,还有她的老师,他们排好位置,她站在第二排左边,眼睛看着镜头,微微笑着。

“咔嚓”一声之后大家各自散开,趁最后的机会去做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林小可站在那里看着散开的人群,心情归于平静,但心里又有一种很特别的感受。

不曾有过的,新鲜的,她不知道那是什么。

林小可收拾好书包和林妈说了声就回去了,李非同等着她一起走得。李非同也是骑着自行车过来的,两个人,两辆自行车,在一条小路上。

回去之后没有再学习,两个人各自回了家。

晚上吃过晚饭林小可觉得家里热,一个人出去溜达,外面有风,吹在身上很凉爽。

小池塘里已经长满了荷叶,隐隐约约还有几枝荷花亭亭玉立的,好看得很。林小可沿着路边低着头往前走,一路抱着胳膊,晃晃悠悠的,像个迷糊的小醉鬼。

李非同从家里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团黑影在那边摇摇晃晃的,几次还差点撞到树上。他悄悄地跟上去,走近了才认出来今天林小可穿的红色T恤,小姑娘的头发是散开的,长得很长了,迎着风吹得飘来飘去的,露出来整张脸的轮廓,从他这个方向看过去,很美,美得他移不开眼。

林小可转身往回走的时候看到了他,两个人都没说话,李非同跟着她一起走回去,林小可要回家的时候李非同拉住了她。

“再走一会吧。”李非同握住了她的手腕,在外面待得很凉,细细弱弱的,一用力就会握断一样。

林小可仰着头,眯着眼睛看他,松开胳膊晃了晃自己的手腕,晃不掉,她低下头去看,李非同拉着她又沿着刚才的路开始走,她觉得手腕上那只手握得紧了些,还很热,很暖。

李非同走得很慢,林小可差了半步跟在后面,她想说话,张了张嘴却只有满嘴的风,那一阵风像有魔力似的,把她想说的话都吹走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头顶着月光,树叶沙沙地响着,树影投在地上,突然有种时光静好的味道。

大概还有十天他们就要考试了,前几天两个人各自在自己家里复习得,后两天他们一起,美名其曰互相交流查漏补缺。

考试那天,温度很高,林妈李阿姨和他们一起去得,语文英语数学,一天考完,上午是语文和英语,中间有半个小时休息时间。李非同考完语文过来找她,两个人一起买了水喝,谁也没提考试的事情,就静静地喝完水各自回去准备下一场了。

 

第十一章 摔倒

中午他们一起找了家餐馆吃了午饭,两位妈妈说好了似的都没有问,只是招呼着两个孩子多吃点,天气太热,林小可不太有胃口,吃得很慢。吃过饭他们找了学校旁的一家书店,里面有空调,休息了一会儿。

下午数学从三点考到四点,两个人考完之后一起出来的,林妈和李阿姨买好了水在外面等着,稍微停了一会就坐公交车回家了。

录取结果要一个星期以后才出来,这一个星期,林小可原本是打算赖在家里摊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不过,发生了一些事情,让她不得不临时取消这个计划。

考完第三天的时候,林妈带着林小可去了外婆家里,中午林妈和外婆做得饭,吃饭的时候一起聊了聊林小可考试的事,以前多小的孩子现在也长大了,都要上初中了,外公说起来以前的事,酒多喝了几杯。

吃过之后林小可跟着外婆和妈妈到厨房收拾,出去的时候外公正坐在椅子上打盹,林小可在一边刷碗,然后模模糊糊地就听见外面有声音,她擦了擦手跑出去看,外公整个人横躺在门槛边,闭着眼睛,一动也不动。

林小可觉得自己脑子“嗡”了一声,她扯着嗓子喊屋里的人,林妈和外婆慌忙跑过来围在外公身边,试图喊醒他。

林小可还站在那里,没有凑过去,就站在外面看着,她脑子里忽然闪现出几年前在医院里的看到的各种画面,躺在病床上吊水的,站在走廊上哭的人,空荡荡只剩下一张床的房间。

格外混乱的闪来闪去,速度很快,看起来很模糊。

林妈哭着跑出去喊了邻居过来,几个人一起把人抬到了车上,夏天收麦子用的那种三轮车,林妈匆匆交代了林小可几句。

车子发动的声音很响,林小可没听清楚,等反应过来车子已经走了,往外冒着黑烟,把林小可整个人裹在了里面。

林小可有件很奇怪的事,喜欢闻一些不寻常的味道。比如说,刚发下来的新书的味道,各种机动车尾气的味道,还有油漆味,都是些大多数人无法接受的气味,却让她很着迷。

傍晚的时候外婆一个人回来的,要给外公收拾点东西明天带过去,外公人已经醒过来了,但查出来有点脑梗塞,还有要中风的迹象,目前需要在医院里住一段时间。

外婆坐在床上收拾一些换洗的衣物,默不作声地,林小可靠在门边看着她,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一个人去厨房煮了两碗面出来。

饭桌上,林小可吸溜吸溜故意吃得很大声,放下筷子的时候外婆的面只动了两口,她心里有点难受。

“外婆,外公他…”外婆听到声音抬眼看着她,那一双眼睛里有太多东西,林小可的话没有再说下去。

外婆笑了笑,温柔又真诚。

“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和你外公之前也谈起过,不是我就是他,总有一个人要先麻烦另一个。呵,都一起生活这么多年了,怎么会是麻烦,这老头子啊…”

外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还在笑着,眼睛却湿湿的。

林小可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滴在桌子上,岁月和陪伴,两个人似乎已经融进了对方的骨血。

当意外发生的时候,即使早有预料,即使有过准备,还是会措手不及,前所未有的忧心和状似平静的释然交织在一起,里面的人黯然伤神,外面的人心疼不已。

外婆放下筷子,两只手叠在一起放到腿上,“其实,这人啊,看着好好的呢,说不定哪天就没了,尤其是我们这上了年纪的人。年轻的时候不会怎么去想什么时候会死,那时候脑子里有什么,吃饱穿暖,后来呢,想要的越来越多,越来越不满足。生活已经很不容易了,还总想去争去抢,多累啊。”

“你外公这个人,面子最大,争强好胜了一辈子,唉…现在连进医院也比我先去。”

林小可看着外婆侧过脸去偷偷擦眼泪,晶莹的泪珠从干枯的手指上滴下来,流过的那条线像在树林里的一条小溪,不停歇的往前涌。林小可觉得自己就在小溪里,身体里已经灌满了水,只剩下意识还在,不受控制地跟着水流。

“外公会没事的。”林小可哑着嗓子说。

外婆抬起手捂着脸,静默了一会放下来,“小可啊,现在还记得你爸爸长什么样子吗?”

林小可坐着凳子晃了一下,眯了眯眼睛,身影依旧熟悉,还站在那里。

她凑上前去看,却怎么也看不到那张脸了,很虚的浮着,她越想看到,画面就越模糊,林小可闭上眼,有一滴眼泪落在了手背上。

她觉得自己背叛了爸爸,一直以为会记得一辈子的,现在却这么早就忘了。他们一起玩,一起做得任何事,每件事的场景,时间,当时的天气,都在,人也在,两个人,却只能看到自己的脸。

林小可轻轻地摇了摇头。

“时间啊,能夺走所有东西。”外婆端着碗进了厨房。

墙上挂着的那只老钟表,“咚…咚”地响了起来,声音很沉很远,八点了。

林小可趿拉着拖鞋回了妈妈的房间,埋在被子里,有妈妈身上的味道,她熟悉的味道。

外公在医院的第三天中午,林妈回来,林小可跟着去了医院。外公的精神恢复得差不多了,看着和之前一样,但一直说要出院,说医院里闷得太厉害。有医生过来询问情况,外公问他什么时候才能出院,医生劝了劝,说老人摔一跤得重视,恐怕还需要再观察几天,要等情况完全稳定下来才能放心安排出院。

林小可坐在一边切着苹果,等医生一走开就送到了外公嘴里,笑眯眯地问他好不好吃。老爷子对着宝贝外孙女的脸忍住了没发火。

《非同小可》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网站地图 钱柜 环亚娱乐备用网址 金冠娱乐场备用网址
太阳城投注网 亚洲申博373839 申博线路检测 申博太阳城娱乐官网
优游娱乐登录网址 快乐彩票斯洛伐克5分彩 皇冠投注最新备用网址 新葡京官网注册登入
博天堂918国际娱乐 钱柜777娱乐客户端 环亚国际登陆网址 博天堂娱乐航母
辉煌国际网址 辉煌137娱乐 金冠娱乐注册送88 博天堂娱乐官方网站
189sunbet.com 597XTD.COM 11sbsg.com XSB597.COM 8JZS.COM
231SUN.COM XSB163.COM 638XTD.COM 7TGP.COM 33sbsun.com
593ib.com 384xx.com XSB818.COM XSB567.COM 438psb.com
176sun.com XSB587.COM 789XTD.COM 199TGP.COM 958jb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