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荆妃传免费在线结局完本阅读

后宫荆妃传

时间:作者:蔓一来源:QR

后宫荆妃传荆怀九陆万免费在线结局后宫荆妃传完本阅读作者蔓一写的重生小说在线阅读:荆怀九身居贵妃之位,却因性格孤傲,终被寡情帝王赐毒酒而死。重生一世,荆怀九誓要断陆程前程,毁他宏图,亦不怨不悔不回头。而天真浪漫的石四的出现,触动了她心底的一摸柔情,想要与之相交一辈子。可当他以陆万这个新身份出现后,两人之间却出现了天堑。...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后宫荆妃传》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7章 牵藤引蔓

离桃花林事件过去有了半月,当日哭成泪人铃儿找到荆怀九后,便有了随时随地跟在她屁股后面的习惯,就连荆怀九如厕,铃儿也必然蹲在外面等她。

荆怀九虽然很习惯身边有人随时伺候,但是也架不住时时刻刻。婉言说想静静,铃儿便捂着嘴巴表示绝对不发出一点声音。荆怀九表示想一个人待着,铃儿就躲在屏风后面。

几番下来,荆怀九败下阵来,知道是自己一连两次让她寻不到,吓破了胆。

铃儿跟着荆怀九老实的在荆府窝了大半个月,便耐不住性子央着道“小姐,我们出去转转吧,铃儿都快生霉了。”

荆怀九慢条斯理里的翻着手中的书“哦,是吗?”

铃儿在旁边拼命点头“是是是!”

荆怀九翻一页“那就去院中晒晒太阳,除霉。”

铃儿笑脸一垮,抓着荆怀九的一条胳膊摇“小姐~小姐~。”

荆怀九被晃的没辙,放下手里的书,带笑呵斥“越发没规矩了。”

铃儿松开,右手叠左手放到左腰处,曲了曲身子行了个礼,随即抬起头,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在说夸我,快夸夸我!

荆怀九被她闹得没辙“算了,这些日子确实无趣了些,你把我的纱帽带来,我们出去逛逛。”

铃儿欢呼的从跑到柜子里翻找“小姐,你带遮全身的还是半身的。”

荆怀九想了想“取及肩的那顶即可,我们是去街市,人多太长不便。”

铃儿翻出一顶,那是由芦苇编成的圆帽,周围一圈裹着层白色透气的软纱。

虽然申夏国并不反对女子抛头露面,但是大户子弟总是有着自己的旧俗。深闺女子出门时都习惯扣着顶纱帽,长纱批下来遮住女子全身或是半身,还有的便是荆怀九所戴的及肩。

当然也有些商户子女或者农户小贩,不在乎这些俗礼,或二三或四五成群的结伴逛街。

铃儿替荆怀九戴好纱帽开口道“小姐为何不换男装?这样岂不是不用带着碍人的纱帽。”

荆怀九整了整衣襟“就在这城中随意逛逛,无需那么麻烦。”

铃儿想想也是,便不纠结,开心的跟在荆怀九后面出了门。

毕竟是申夏国的都城,街道两旁商舍鳞次栉比,再往西走上顷刻,便能看到满街的摊贩,这西市主要是散摊小贩无固定店面的小户生意。可胜在东西琳琅满目,吃食花样百出。

逛了一会,铃儿已经是左手抓着糖葫芦,右手拎着枣糕,腋下还夹着花生糖,眼睛还盯着旁边的豆花摊冒光。

荆怀九也走累了,便坐在豆花摊摆的的长椅上。铃儿利落的掏了两个铜板,要了两碗咸豆花。荆怀九吃了几口,觉得不惯就静坐一旁,看着铃儿吃的津津有味。

待铃儿吃完便起身道“我们去东市尚宝斋看看。”和西市相反,东市没有摊贩,都是有着自己的铺面。而这尚宝斋就是东市里数一数二的首饰坊,可以说除了宫中的将作监,尚宝斋难逢敌手。

到了东市,虽然少了西市的熙熙攘攘,却是另一幅景色,绮阁瑶台高照耀,香车宝马并驰驱。

到了尚宝斋,门厅立刻就有人迎了来,瞅着荆怀九的衣着打扮,二话不说就引到二楼雅室,沏了雨前龙井,配的怀豆小酥,期间不提一句买卖之事。

荆怀九暗叹这伙计激灵,吃了几口茶后开口“我想套手饰,颜色素雅些。”

立在一旁的人马上接口道“不知道小姐您自用,还是送人。”

荆怀九用放下茶盏“送人。”

“方便说一下送的人贵庚,小的也好帮着选货。”

荆怀九接道“我送礼之人比我虚长两岁。”

“小姐,稍坐一会。”说完人面对这荆怀九倒退几步后才转身出门,没一会便带着几个人捧着三个木箱上来。

“小姐,久等了,小的选了三套头面首饰。”说完打开第一个木箱,里面用红底绒布垫衬着,上面摆的一套绿翠首饰“小姐请看,这套首饰叫牵藤引蔓,用料选的是上好的碧泉玉,您瞧里面的套簪,刻的纹是环草绕檐,而这耳坠雕的仙藤穿石,而最难得的是这对镯子,根据纹路的琢的是梨花压海棠。”

荆怀九点点头,铃儿便上前取了镯子再送到手里,摸着倒是温润。她把玉镯递给铃儿归还到箱匣中。

紧接着人打开第二个箱子,里面是套银饰“这套首饰烟霞闲骨,您瞧这银簪掐的丝看上去似霞似雾,而这项坠的捏的是竹节,这坠子打的是泉石模样。”

荆怀九淡然的喝着茶,这伙计也是个人精,见她不感兴趣。立马掀开的第三个箱匣“而这第三套首饰叫出水云,用料上好的白脂玉。簪子雕的祥云萦绕,项坠刻的是水滴、耳坠则是..............”

听了半天后,荆怀九指了指第一个木箱,铃儿立刻上前吩咐人包好送到内城荆府处。

出了尚宝斋,已近晌午,街上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铃儿一晃神的功夫,就发现小姐人不见了。

同样发现铃儿不见的荆怀九,回到尚宝斋寻了圈不见人影。想着人寻不到她应该会回府,倒也不担心。

荆怀九也准备回府的时候,突然冲巷里冲出个人撞了她一下。被人撞的连退几步,就连头上戴的纱帽也掀了开来。

荆怀九稳住身形时后就发现腰间挂的压裙摆的石榴玉环不见了,那可是她娘送给她的。

荆怀九拔腿就朝已经快跑的快没影的人追去,一连追过几条街,见那个身影钻进一个赌坊。

荆怀九闪身就准备跟进去,却被门外两个穿着短衫打扮的伙计拦住。追了一路的荆怀九本是怒气渐涌,厉声道“放肆。”

门口两个伙计被荆怀九的气势震的楞了下,反应过后觉得被个小姑娘唬的失了面子,不免态度有些蛮横,伸手推了荆怀九的肩膀“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回家绣花去。”

荆怀九这回是真怒了,身居高位多年,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在她面前这么说话,趁着人弯腰推她之际,甩手就是两个响亮的巴掌。

 

 

第8章 石四

伙计被打的一懵,而后满脸凶狠的撸起袖子,荆怀九倒也不惧,反手就准备摸向腰间取九尾鞭。只是有着更快的另一双手抓过她的手腕,拽着就跑。

荆怀九被前面矮自己一个头的小男孩拽着跑了好几条街,身后追着刚才被抽的伙计。

两个小家伙,人小又灵巧,左钻右拐很快就甩掉了身后跟着的人。两人气喘吁吁停在一处河流岸边。男孩边喘着气边擦汗道“好险。”

荆怀九也撑着膝盖喘气“你是谁啊?”

小男孩顿了下,眼睛扫到河边后转过头“我叫石四,刚才情况紧急,唐突了姑娘。”

“噗。”荆怀九看着只到她肩膀高的男孩,看起来**岁的样子、小脸还挂着肉嘟嘟的,声音也带着稚嫩,说出的话却是一本正经,小大人的模样,一时没忍住喷笑出声。

看出荆怀九的笑,小男孩明显生气了,一脸的不忿扭过头。荆怀九连忙正了正脸色,强忍着笑意上前拉着小男孩道“谢谢你救我。”

小男孩脸色红了些,脸色也缓了过来,抽回自己的手,绷着张肉嘟嘟小脸认真道“男女授受不亲。”

荆怀九把脸扭到一旁,肩膀不断的抖动。再转过来时,脸憋红了一片,眼角还带着泪花。

虽然这个身体才十二岁,可里面住着灵魂都三十岁了。上一世荆怀九和陆程一直没有孩子,说不失落是假的。

如今看到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还这么一本正经说着男女授受不亲,不免生出几分喜爱之情,只想抓到怀中揉揉头发,掐掐脸蛋。

荆怀九笑眼眯眯对着小男孩道“石四,你怎么一个人在街上,你的家人呢?”

小孩听到人问话,眼睛一下就黯了下来,整个人都蔫了下来。荆怀九毕竟不是真小孩,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只是默默的坐在石四旁边陪他。

隔了会小男孩开口道“我们家很大。”

荆怀九眨眨眼,想了半天也没想到是这种开场,她要怎么回答,是赞同吗?

好在小男孩很快的就继续道“因为我爹娶了好多妻妾要放。”

荆怀九一噎,城中确实有很多商贾大户喜好女色,朝中有些大臣也深谙此道。

小男孩看来也只是想找个人说说,他也不需要荆怀九答话“他也有很多儿子和女儿。”他说完这句停了很长时间才接下一句“我娘是他众多妻妾中的一个。”

“我娘很喜欢我爹,可我爹大概不喜欢我娘,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来看过我娘。”

“我爹也不喜欢我,我家的那些下人也不喜欢我。”

“我娘....我娘她有时候喜欢我,有时候则会讨厌我。”说到这里他眼中开始掉眼泪。

荆存九掏出帕子给小男孩擦眼泪,小男孩继续道“下人们都说我娘是得了疯病,可是我不敢跟我爹说,他知道了一定会让我娘去那个地方,我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虽然她有时候会打我,可她清醒的时候会抱着我笑,会把好吃的都留给我,分到的好料子她都全都留给我。”

“我现在只想快点长大,然后带着我娘离开家。”

荆存就越听越哑然,有些心疼这个小男孩。只是自古清官都难断家务事,她更不便深说什么。

只能轻轻拍拍男孩的头顶“我娘常跟我说,她这辈子最大的期待就是我过的安稳幸福。”说完,荆怀九自己也愣住了。这一世她醒来时,娘已经去照看外婆,至今未归。

心底的这句话是上一世她娘对她说的,上一世...她却死在深宫之中,毁了她娘一辈子的期待。

鼻子突然发酸,眼泪顺着脸颊不断的坠落,荆存九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哽咽出声。

倒是石四看着荆存九哭的伤心,鼓起胸膛拿着自己袖口给她擦眼泪道“你不要哭了,哭了就不会幸福。”

荆怀九情绪也稳了下来,让个孩子安稳自己,不免觉得有些不争气“恩,我不哭了。你一定要相信,你娘最希望的你过的安稳幸福,不是让你为她每天想着离家远方。”

小男孩点点头,伸出小拇指“你人不错,我就跟你做朋友吧。”

荆存九被孩子气动作弄的想笑,一时忘了伸手。就见男孩眼里闪的光越来暗,满脸的期待也慢慢变得沮丧,央央收回手。

她连忙伸出手握起拳头道“男子汉都是击拳为誓的。”

小男孩忙伸出手握住拳头和荆存就碰了碰,笑的满脸开心“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

荆怀九跟着点点头,也笑的很开心。这种所谓的誓言,是小孩子才会坚信的仪式,可幸福往往只跟在最简单人的身边。

两人又聊了一会,小男孩看了看天色,可怜巴巴道“我要回去了,以后还能再见面吗?”

荆怀九被人看的心底软成一片,不忍拒绝这个可怜的小男孩,便指着东边道“东市有家卖字画店叫十方宝砚,里面有个老掌柜姓荆,你以后想见我,就去找他。”

小男孩立马变得高兴起来,开心的跟着荆怀九挥挥手,就跑的不见踪影。

而等荆怀九回府的时候,一下子就被铃儿扑的差点摔倒。铃儿挂在她身上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小姐,铃儿下次再也不吵着出门了。”

荆怀九把人从自己身上扒下来打趣道“真的?下周有百果会,我还想带你去见见市面。你不去,我只好带着玉琼去了。”

铃儿一听,马上擦干眼泪道“假的、假的,铃儿还是要跟小姐出门的。”

荆怀九简单的用了午膳,这才感觉到困意,她打了一个哈欠,正巧被苗儿看到,她急忙放下手中的茶水。

“小姐,您困了?奴婢为您铺盖。”

荆怀九还没来得及点头,就看到苗儿手脚麻利的绕过她走到了檀红木雕花大床,嘴里还不闲着。

“小姐,您将那山茶水喝了消消食,否则了睡不好。”苗儿嘟嘟囔囔。

荆怀九坐在紫檀镶宝石的背靠椅上,看着屏风后苗儿忙碌的身影,重来一世,她只希望就这样守着荆家平凡的度过一生,这朝堂的恩怨与她再无干系。这辈子,不求大富大贵,只求一世平安。

“小姐,我都收拾好了,您要是喝完了山茶就来休息吧”苗儿忙碌完,却没听到自家小姐的回声,狐疑的倚在屏风之前歪着脑袋。小姐一脸严肃的在想什么?苗儿不懂。

“小姐....小姐!”苗儿声音陡增,看着旁若无人,甚至还拍了一下。

荆怀九如梦惊醒,看着苗儿一脸担忧的眼神,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对上苗儿的眼神,这才开口安慰。

“你放心,我无大碍,只是刚才有些想念娘亲了。”提到这个,荆怀九算了一下日子,这才发觉娘亲和表姐应该就是最近一段日子就从蔚州回来,只不过...她洗净铅华回来,只盼着能平安一生。

 

 

第9章 出手

苗儿松了一口气,暗自下了决心这几日一定要和沈妈妈说一声,请个道士驱驱邪,小姐这几天委实有些不正常。

荆怀九看着苗儿拉上了帷幔,而后有听到有轻轻的关门声,这才拉了拉薄裘而后闭上了眼睛,可能这一天确实有些累,荆怀九很快沉沉的睡去。

这一觉醒来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房间隔着屏风掉了烛灯,应该是苗儿和玉琼怕她醒了,荆怀九双手揉了揉眼睛,可能真的是回到了十二岁,她自己都会不自觉的做些动作。

“苗儿?”荆怀九看着屏风后有隐约的身影晃动。

果然听到苗儿的声音。

“小姐,您可醒了,这一觉您足足睡了两个时辰,就连刚刚老爷还派了侍书前来询问。”苗儿踮起脚点燃了内室的兰膏明烛,瞬间整个内室就就有了淡淡的兰草香。

这兰膏乃价值千金,就连宫中的贵人一月也只有一盒,不仅能安然睡梦,更重要的是常年用着的女人更是肤如凝脂,吹弹可破。

荆怀九点了点头,苗儿看到小姐如此郑重噗嗤一声笑出了声音,小姐真是,明明自己刚刚到了金钗之年,却仿佛一个...嗯,那个词语怎么说来着,苗儿歪着脑袋也想不出来。

荆怀九狐疑的看了苗儿一眼,摸了摸自己的脸,她脸上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小姐...肚子饿了吧,琼玉正在小厨房,我这就去。”苗儿转开话题,捂着嘴巴跑了出去。

荆怀九自己穿戴好衣服,看时刻,现在应该刚刚到戌时,整巧父亲前几日所给她的策论还有诗集都看完了。

苗儿和琼玉端着膳食走进来看到小姐已经穿戴好正在明烛之下的书暗上整理书籍,柔黄色的明光整巧映在她的双颊。荆怀九动静,抬眸一笑,看呆了两个人。

苗儿和琼玉看着眉目如画的自家小姐顿时止住了呼吸,怎么形容?苗儿自知才疏学浅,找不到形容词。

“小姐,你莫不是那天上的仙子投胎转世的吧?”苗儿将手中的清粥和小菜放在桌子上。

荆怀九似笑非笑的瞋了她一眼,这才绕过书案走到桌子旁边。

荆存鸿吩咐侍书掌灯,刚刚走出一善堂,就看到远处掌灯的而来的三个身影,两个高点的丫头将自己的珍宝围在中间。荆存鸿接过侍书手中的灯,静伫在门口等着。

荆怀九看着不远处荆存鸿挺拔的身影,耳中闪过前世进宫前,父亲曾和她彻夜长谈,言谈之间满是不舍,只可惜当时她只有嫁人的满欢心喜,却忽视可父亲的一片爱女之情。现在回想起来后悔万分,不过这一切都不晚,这一世,她要扭转乾坤,倾尽一生守护她的家人。

想到这,荆怀九再也忍不住急步跑到他的怀中,荆存鸿微微愣了片刻,将手中的掌灯递给身后的侍书然后轻轻拍了一下怀中的人,看来自己平日里还是对她严厉了些,忘记了她还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

“怎么了?是不是今日闯祸了?”荆存鸿其实早就向苗儿打听了两个人今日的行程。

怀中的人轻泣一声,抽抽搭搭的开口:“没...没有,我只是有些想娘亲了。”

荆存鸿轻笑一声,原来是为了这,果然还是一个小姑娘,不止她,想到一月未见的妻子,荆存鸿也是想念的紧,不过这种话他自然不会说出。

“好了,都多大了,你也该有个姑娘的样子。你母亲很快就回来了,应该就是这几天,你好好收敛收敛,切记不可闯祸。”荆存鸿轻咳一声,语气严肃,但是却没推开眼前的人儿。

荆怀九抽出来,将手中的书籍递给他,荆存鸿伸手接过,两个人这才进了一善堂。

“这里有几本游记你拿回去看一下,俗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只是你现在年纪尚小又是女子之身,多有不便,还是先长长见识。待你年长些,为父再....摆了。”荆怀九正听得认真,他却话锋一转。

荆存鸿看着还没到自己肩膀处的女儿顿时心生怜爱,现在的朝局已然有些隐隐约约的动荡,谁能说清楚以后得事情,不过,以他家阿九的才貌还有身后的将军府,恐怕...也不知自己有没有能力护她一世周全。世事难料!

“夜深了,爹爹您还是早早休息,明日还要早朝。”荆怀九敏锐的发现他眼角有淡淡的倦意,这才主动请辞。

荆存鸿点点头,看着她远去的背影长叹一声,然后深色不明的朝着皇宫的方向看了良久。侍书轻轻为他披上暗红色旋纹衣袍。

“爷,夜深了,这露气重,夫人交代过,爷还是早日歇息吧。”

良久,才听到现在面前之人长叹一声。

这几日荆怀九日日盼着宇文寇早日归来,这几日也从来没有出去过。荆怀九所居住的九颜阁,乃是整个荆府最好的一个地理位置,这里前有假山后有明湖,远远望去整个楼阁仿佛处于仙境之中。更别说荆家夫妇知道女儿向来喜欢奇珍异草,更是搜罗了各个地方的角落,整个九颜阁从门外看更是处于花海之中,可见荆家夫妇爱女之心昭然若揭。

“小姐,这书中真像书呆子说的有黄金屋不成?竟然能让您如此入神,奴婢可注意到您这一页足足看了半天了。”苗儿为她添了一些茶水,现在她身后揶揄。

荆怀九从秋千上站起来,作状朝着她扬了扬手,苗儿赶紧后退两部,轻吐了一下舌头。

荆怀九进了房间换了一身男装,腰间别着软鞭,一副世家公子的模样,苗儿看到她这般打扮,立刻去了偏房换了衣裳。

荆怀九满意的点了点头,今日父亲要去内阁和众位大臣商议瑶河水患的事情,定然不会早早回来,这几日着实闷了好多天,也是时候出去散散心。

“怪不得我看小姐整个上午没心情读书,原来小姐一直打的这个主意。”身后的苗儿出了府后一直喋喋不休。

荆怀九停下脚步转过身子看了她一眼,然后指了指正前方的悠然居。

“公子,我错了。”苗儿立刻认错,此时正值正午,街上人烟稀少,两个半大的俊俏公子自然引起了二楼雅居的注意。

“公子,我听说上次在寒山寺外的桃花林,公子曾被一个女娇娥救了?”对于这种明面上的暗杀,云华早就习惯,只可惜没能亲眼看到那种场面。

坐在檀木椅上的紫衣男子听到这话没反驳,只是静静地看着杯中的茶水一圈圈的旋转,手上把玩着一颗玲珑剔透的玉珠。这几日他一直辗转反侧,这是不是代表着宇文大将军的立场!可是仔细一想,又自嘲的笑了笑。不过看着楼下的女娇娥,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

荆怀九拿出腰间的珊瑚玉扇,走进悠然居,苗儿坚持要一个雅间,那掌柜的正准备带着两人上楼之时,正巧看到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半路截胡。苗儿正想上前理论,却被她连声拒绝,看着人满为患的大厅。荆怀九指了指位于楼梯东北角的一个角落,两个人落座时苗儿还在抱怨。

“小...公子,咱们为何不要一个雅间,这大厅着实不符合公子的身份。还有,您为何会怕那些人,一看就是市井小民。”

荆怀九早就尝遍人世间疾苦,笑着摇了摇头,若是为了这种小事动气才不值得。只是这个道理就算给她说了估计也不懂。

两个人也没有了心情,随便点了几个菜,吃完之后,苗儿拿着荷包前去付账,荆怀九站在门口等他。

 

 

第10章 盼归

荆怀九等了片刻还没等到苗儿,正准备进去之时,看到她面带喜色的走了出来,看到自己甚至还摇了摇手中的荷包。

“小姐,我们今日遇到好心人了,那店家今日免单,我们足足省了十两银子呢!”苗儿心中隐隐喜悦,她平时一月的俸禄才一两半,这将近是她一年的俸禄了。

荆怀九看着她这般小模样顿时兴致勃勃,问起了事情的经过。

“奴婢拿了荷包去付账,谁知那店家却分文不取,说是因为雅间的事情怠慢了我们。所以就...”

荆怀九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对劲,这十两银子可抵得上寻常人家半年的收入。那店家就算是再豪爽,也不可能免单,她朝着身后的雅间望去,正巧看到一抹熟悉的紫色身影,正是陆程。

荆怀九眼眸中闪过一丝慌乱,但是很镇定下来,只见二楼雅间之人眼神睥睨了一下,而后才转过身子,仿佛没看到她一样,荆怀九松了一口气,拉着苗儿回了荆府。

苗儿看着小姐一路沉默,也不知道是在想何事,只是一路跟在她身后,一直进了二门,小姐一直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了些。

刚刚跨过二门,两个人就听到了一个很温柔的声音在问二门的门房。

“你可知老爷什么时候回来?”

荆怀九听到这个声音脸色一变,她急步走了过去,看着一身素衣的女子厉声说道。

“大胆,我爹爹的行程岂是你一个下人可以打听的?娘亲不在,这府中是越发没规矩了。看来我得好好教你一下什么才是下人应该做的事!”

那素衣女子看到是年仅十二岁的小姐,顿时轻笑一声,不卑不亢的行了一个礼,这才悠悠的开口。

“奴婢奉老太君之命前来服侍爷,这都快一月有余,甚少见到老爷的面,为了不辜负老太君的期望,奴婢只好前来问这位大哥。”

荆怀九看她举止轻浮,顿时眼神中闪过一丝厌恶,而后又想到薛柳街的荆府冷笑一声。

“就凭你这狐媚样子,也配侍候父亲,这可不是薛柳街,这是东门荆府,我是主子,你是奴才。”

那女子名唤锦罗,正是老太君的远房侄女,老太君徐氏乃是老太爷的继室,荆存鸿乃是结发妻所生。老太爷英明,临死之前分了家,可纵然是这样,那徐氏仗着是荆存鸿的继母经常插手荆府的事情。宇文寇性子泼辣,敢作敢当,徐再怎么样,也只是一个深宅妇人,哪敢和宇文寇直接交锋,这不趁着宇文寇回蔚州侍疾,打着关心继子的名义将贴身婢女锦罗送了过来。好给宇文寇添堵,若是这锦罗真能上位,也算是多了控制荆存鸿的一个筹码。

可谁知徐算盘打的挺响,可没想到荆存鸿根本不吃这套,锦罗这半个多月连荆存鸿的面都很少见。这府上被宇文寇那女人弄的跟一个铁通似得,她根本找不到机会,这不好不容易走到二门,却被这小姐抓个正着。她本想着小姐年幼好糊弄,可谁知这人却步步紧逼。

围观的下人越来越多,苗儿也很诧异小姐向来对待下人都不会疾言厉色,今日这是怎么了?

荆存鸿和宇文寇成亲十余年一直恩爱如初,伉俪情深。成为外人眼中的恩爱楷模,只可惜外人皆道荆家后继无人,两个人都并非顽固之人,只是听到这些风言风语难免心中有些不舒服。可是荆怀九却知道,她本来应该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都是因为眼前这蛇蝎心肠之人,导致胎儿夭折腹中,娘亲更是为此伤了身子。虽然后来他们二人从来没有在她面前提到过那未出世的孩子,荆怀九还是能感觉到,上辈子就连自己没能有身孕,娘亲也暗地里为她吃了不少补药。

想到前世午夜梦回至际,娘亲定然为了那孩子哭湿了矜衫。还有父亲铮铮铁骨的男人也红了眼,这辈子,她一定不会再让上辈子那种事情发生。

荆府的下人面面相觑,锦罗更是委屈,她在薛柳街老夫人面前也全是半个小姐,哪里受过这种冷待,她一向自侍美貌,向来有些心高气傲,本来被老夫人塞给一个瘸子做妾室就不满,只不过想到老夫人临行前的嘱托,这才咬了咬牙,克制自己低头认错。

“小姐教训的极是,奴婢定当谨遵小姐的教诲。”

荆怀九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才转身离开,这种人给娘亲提鞋都不配,也好意思舔着脸上来

周边的下人都慢慢消散,嘴里议论着自然都是锦罗的痴心妄想,他们作为荆府的下人都知道老爷和夫人伉俪情深,老爷更是十年如一日的对夫人用情至深。甚至还有粗鲁的婆子朝着她狠狠的吐了口水。锦罗看着远远离去的背影,这才狠狠的捏了捏拳头,一个黄毛丫头不过是仗着她父亲才如此,等她为荆家诞下儿子,看她还怎么嚣张。

苗儿看着屏风后一直发呆的小姐,然后又想到刚刚的情景,犹犹豫豫的开了口。

“小姐,您别担心,老爷和夫人感情如此之好,肯定不会被骂贱人挑拨的。”苗儿说完顿时有些脸红,她是跟着小姐在这深宅中长大的,能说出一个贱人已是极限。

荆怀九看着午后的阳光心情好了颇多,她现在已经知道这女人不怀好意,定然找个机会收拾她。前世深宫的各种暗算,她都步步为营撑了过来,这种女人在她面前无疑是那耍杂技的小丑没什么两样。荆怀九长舒一口气,想到后日就是去薛柳街老宅的日子,荆怀九摸了摸腰间的软鞭,一时间春花灿烂,旁边的苗儿轻舒了一口气。

“小姐,奴婢为您更衣,若是老爷回来看到小姐这般打扮,定然要骂的。”苗儿拿出藕荷色暗花浣花锦中衣,这个时辰,小姐定然要小憩片刻。

荆怀九漱了口水,这才换了衣服躺在床上。

荆存鸿归来时夜色已经渐渐微凉,他刚一走进一善堂,身后的管家就随后而至。

吴管家是荆存鸿生母贴身侍女的儿子,跟了他三十年,荆存鸿一直都比较信任他。但凡府中发生重要之事,无论多晚归来吴管家都会兢兢业业的前来汇报。

荆存鸿听完之后眉头微皱,这锦罗是何人,名字还是有几分熟悉,不过连荆府的主子都敢顶撞,留着也没什么用。

“这种事以后不必向我汇报,你自己做主即可。有不老实之人就发卖,没必要件件事情向我汇报。”荆存鸿换了衣裳从内室走出来,这一月他大多数是直接休息在这一善堂,宇文寇不在,他也懒得回去省的想到往日的温馨,再彻夜睡不着。

“老爷,这锦罗发卖不得啊。”吴管家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跟了上去说道。

荆存鸿转身,这府上还有发卖不得的下人?

“老爷,您忘了?这锦罗是薛柳街的老太君给的,说是...说是侍候您和夫人的。当初您让我安排在了婷玉院。”吴管家表示有一个记性不好的主子真的有压力。

荆存鸿了然的点了点头,这种关心这些年他可没少收到,以往有夫人处理,现在...他走到书桌前,看着娟秀的笔迹才温柔一笑,应该就这两天了。

吴管家不知道究竟是何意,只是看着老爷现在心情颇好,便知道这种事是交给他处理了,他鞠了一个躬,然后出了一善堂。

次日清晨,荆怀九刚刚睁开双眸,就看到苗儿趴在床上眼睛滴溜溜的看着她,仿佛就等着她醒过来。

“小姐,你不知道,今日一大早那锦罗被吴管家安排去了浣衣局,我听说,她还吵吵着见老爷呢。呸,狐狸胚子!”苗儿不屑的说道。

荆怀九知道父亲并没有将这女子放在心上,可能连名字都不清楚。不过就算是这样,她还是要斩草除根,想到明日就是十五,荆怀九打了一个响指。

苗儿看着莫名奇妙,刚想发问,却被荆怀九指挥着去弄膳食。

虽然荆家长子被分了出来,但是荆存鸿骨子里还是一个注重家族名誉的文人,所以每逢初一十五,宇文寇都会带着荆怀九前去薛柳街给老太君请安。

第二日清晨,荆怀九特地起了一个大早,这是她重生之后第一次去老宅,前世荆怀九经常得不到徐氏的好脸色。这也很正常,老爷子临终前将荆府的大半家业都给了荆存鸿,更别说还有荆存鸿生母留给他的,所以徐氏对他们一家子都没好脸色,这也是她费尽心机将锦罗塞进来的原因吧。

苗儿端着盥洗盆进来时看到小姐已经端端正正的坐在桌子上,她急切的将手中的盆子放在支架上,这才匆匆的走了过来。

“小姐就算今日是十五,您也不必起这么早,老爷早就叮嘱过奴婢,您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休息才是最重要的。”苗儿拿出锦帕轻轻擦拭着。

“就算您起个大早,那东府的老太君也不见得想看到我们。”

 

《后宫荆妃传》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网站地图 辉煌网址 辉煌国际137网址 杏彩娱乐客户端
申博手机APP版 138申博体育在线娱乐 申博手机登入网址 申博手机苹果版
华克山庄网上娱乐 ag女优厅客服端下载登入 帝一娱乐时时彩登入 777彩票新疆登入
金冠娱乐平台 杏彩娱乐客户端 辉煌娱乐国际娱乐 辉煌娱乐国际88137
钱柜娱乐场 辉煌娱乐国际137 钱柜 博天堂娱乐娱乐航母
478psb.com 178sunbet.com 66sbsg.com S618D.COM 2222XSB.COM
689psb.com 215SUN.COM 304psb.com XSB798.COM 788cw.com
8QZS.COM 8ZJKS.COM 127sun.com 44sbsun.com 33TGP.COM
8WHS.COM 549xx.com 7TGP.COM 517psb.com 217SUN.COM